猫窝

旁观者与创造者

2016 年 2 月 21 日 by 0 comments

我春节中花了几天时间清空了 Reeder 中的未读条目。平日忙碌焦躁,有许多长篇大论没有耐心读完,往往标记未读了事。日积月累,日常反而读那些不费神的东西居多,实在不很健康。

五位数的未读数字逐渐降到零,愈发觉得写得好的 blog 越来越少,尤其是来自同行的。和菜头有一句话随着张小龙的饭否传遍祖国大江南北,敲打在每个辛勤耕耘公众号的从业者心里,不无道理:「要提防那些 Blog 写得好的产品经理,因为在 Blog 上花的时间越多,在产品上花的时间就越少。原来还以为有例外,现在看起来无一例外。」

但仔细想,时间不是唯一的原因,还有心态。

好的文字,抽丝剥茧,将复杂现象层层解构,冷静得出结论,给人启发。然而这完全需要是一个旁观者的心态才有可能做到。营运一个业务就像在风浪中的掌舵人,每天和大浪搏斗,真正会花心力去思考分析,必定和自己船只的航行息息相关,思考如何应对尚无闲暇,哪里有时间给看官细细讲解。即使看到大风口,首先想的还是自己怎么一头扎进去,而不是写成文字分享。最好看的行业文章,来自已经「上岸」、不再在一线营运的企业家,他们既经过风雨,如今也可以做为旁观者娓娓道来,笔下的文字最是好看,生动客观。

在创业团队中我最讨厌的又是所谓的客观,尤其是「客观」往往意味着「悲观」。创业团队要的是创造,不管是创造产品、还是创造商业。做为创造者,需要做的是用自己的行动去改变、去开拓。看到一片烂泥地,下意识应该想的就是怎么把这片烂滩变为华厦,不仅仅是冷静地分析出「这是一片烂泥地」。当然,我们应该敬畏环境的险恶,也知道自己的局限,懂得顺势而为。但什么也不做,仅仅驻足不前就得到一个「悲观」的结论后放弃,是最不值得同情的失败,也是创业团队中最不适合的人。我读了好多篇讲述飞行员在飞机出现故障时如何应对的报道,即使应变能力有高有低,即使确实凶多吉少,也不会有人得出一个「悲观」的结论之后就任由其坠毁。

一种需要冷静观察,一种需要去改变我们观察到的现实,这两种思维很难无缝切换,大概是在一线营运的人很难写出读者喜欢的「好」文章的真正原因。既有看透一切的聪明劲儿,又愿意去「入世」改变的开拓者,凤毛麟角。事实上,悲观主义某种程度上是聪明人的专利——好的冷水同样需要有事实、有洞察,这个要求并不低。大多数的人泼出的冷水并不真正地冷,对我来说只是浪费时间;但如果一盆冷水里面有我不知道的事实或没有想到的洞察,必定洗耳恭听。团队中需要有人不断审时度势来找出更好走的路,但最不需要的是有人一直在毫无来由地唠叨「你们一定会死」。

我认识的聪明人也多数是悲观的,包括我在内。悲观主义者认为未来会变得比今天更糟糕,当你看到的现实越多,你越容易得到这样的结论。「客观」几乎就等于「悲观」。但悲观主义是在我们什么也不做的前提下;区别在于,其中的一些人愿意去试试看我们能不能改变什么。

一点关于产品的探讨

2015 年 12 月 27 日 by 0 comments

#话题产品课#是训练产品感的小游戏。首先提名一款“有意思的产品”,在我的微博置顶,大家在评论里一起讨论。注意,这不是问答节目,别提问,先试用,再用你的观点来交换大家的观点,伸手党死开。本周二的话题产品是:「豌豆荚一览」。

纯银前两天发了这么一条微博,邀请自己的粉丝来探讨「豌豆荚一览」。我们事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安排,但其实都挺开心的,因为这至少说明我们做了点不一样的、值得讨论的事情。不管怎么样,能让这么多同行来免费为我们的产品出谋划策,还真是一个很占便宜的事情。

为了多占便宜,我们后来还干脆给这条微博买了粉丝头条。

纯银的粉丝质量真的很高,于是我们得到了上百条中肯的评论。纯银说「伸手党死开」,所以我想我也应该参与到讨论中。下面是我自己的一些思路,并不是完全站在普通用户的角度,而是和同行来进行探讨。我自己最近也在思路的转变过程中,所以很多想法也不算很深思熟虑,请大家批评。

豌豆荚一览的后面是我们多年积累下来的应用内索引。在 1.0 的版本中,我们力求提供一个最简单的「时间线」形态,用的是最简单的时间排序,没有任何的「个性化」成分。我知道这不是终极的产品形态,而是希望在发布后,和早期的尝鲜用户一起来迭代产品。在发布之前,我们就知道它能用来做很多种不同的事情、满足很多种不同的需求——正如我们在纯银的微博下看到的讨论,在不同人的眼里,一览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发现新应用?深挖一个主题?节省时间?试用应用?节省手机空间?这些都有价值,但哪个价值更强,哪个价值对什么样的用户更有吸引力?我相信,只有在实践中,才能检验。

1.0 的产品,更像是一个 MVP。尽管你可能经常在媒体上看到它,但如果你留意,会发现我们几乎只在行业媒体向喜欢玩手机的用户群体来介绍这个应用。只有他们,才愿意花时间尝试一个尚未定型的应用,给我们很多的意见,也容忍其中的问题。第一代的 iPhone 没有 App Store 也不能推送通知,第一代的 Gmail 不能删除邮件。我都从这些产品的第一代开始用起,看着它们一点点壮大。不是每一个不完善的第一代产品都能变成第二代,我的抽屉里同样有像 Google Glass 这样的初代产品;但有眼光的人也能从第一代产品的缺陷中看到哪些是可改进的,而哪些又是致命的、长不大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家指出的缺陷是非常客观而存在的,比如:

一览是app版的rss阅读器,所有信息放在一个信息流里统一呈现。但是忽略了信息的轻重。有些app一天要打开看很多次,有些好几天才打开一次。一览把他们平均放在信息流里,导致垃圾信息过多。

同行目前对豌豆荚一览最强烈的吐槽集中在信息的「精准度」,这确实是第一代产品没有考虑的问题。发布之前,我们连用户会不会在里面大量阅读内容都不知道,太早把解决「过载」的问题考虑进去,实在感觉有些过度建设,就像是我经常在空无一人的路口看到一个长长的红绿灯一样。初期我们甚至担心用户主动添加的应用太少,所以还引导用户添加了大量的应用,现在来看反而造成了「不准」的印象。运营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用户添加的应用越来越多。到现在,用户平均添加 60 个应用,每天有 800 条更新——我做为一个吞吐量很大的信息垃圾桶,自己的 feed reader 也就每天更新 300 条。所以,我们也意识到,「信息过载」确实已经变成了最主要的问题了。

前面说到,1.0 产品我们并不确定主要的场景是什么。当我们设计 2.0 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比较清楚了——用户需要更快地看完自己喜欢的应用。「信息过载」的本质不是真的过载,如我一个朋友所说,看自己很喜欢的内容是永远看不够的,给多少都看不够。所以,还是因为我们之前在信息组织上花费的精力太少。所以,我们着重针对这个场景进行了优化,弱化了其它场景,包括:

  • 自动生成分类,我们明白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候,也可能想专注看不同类型的东西,也避免了不同优先级的内容混在一起的问题。
  • 自动生成属于自己的「头条」,每天最重要的几条内容一目了然
  • 不再在引导时要求用户大量添加应用,以避免用户添加了自己并不真正感兴趣的应用
  • 提高了文章呈现的密度,所以在一屏里能看到更多个标题
  • 更方便地移除一个应用,让没那么喜欢的内容更少出现
  • 试验性地引入更个人化的应用,如 Instagram

上面这些改动已经在 2.0 中开发完成,已提交 App Store 审核,但不幸碰上了圣诞节,得节后才能发出去了。在 2.0 上线后,我想应该是一个我们比较满意的产品,可以介绍给更多的普通用户了。

在豌豆荚一览的定位清晰以后,我们原本设想中的一些其它的用法,自然就会借助一些其它的应用推向市场。不同的人对待内容和信息的态度和习惯真的差别很大,不管是「推」还是「拉」、「订阅」还是「搜索」、「话题」还是「应用」、「全」还是「精」… 没有一个模式可以皆大欢喜。这些不同的模式是很难混合在一个应用中的,每个应用专注在一个模式、一个场景上是最好的。这时候,前期的积累就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管是对数据的积累,还是开发成本的大幅下降,都可以起到「厚积薄发」的效果,将推出一个新应用的时间大幅缩短。我希望我们利用好在应用内内容上的索引基础,将不同类型的信息获取习惯都很好地覆盖,保证不同习惯的用户都可以在自己的「碎片时间」获得愉悦的感受。

接下来这几周,就是把我们积累下来的东西毫不客气地推向市场的时候了,希望大家到时候多加点评。


说点别的。

我自己从 07 年本科毕业加入 Google 的用户体验团队,在用户体验设计行业从业已近九年。我确实非常喜欢这个工作带给人们的价值。我们处在一个技术过剩的年代,套用官话说,这也是一种「产能过剩」——大多数的科技产品的工作原理之复杂程度,远超普通人脑的处理能力,而用户体验设计的职责,是将已有的技术和人们的日常需求相匹配,降低他们使用技术产品、或者筛选信息的门槛,改善人们和技术之间的关系。正因如此,我出品的产品,多数是在交互设计、信息组织上寻找突破。

另一方面,这几年创业也经常被人问到,「壁垒」在哪里。说实话,一个新东西刚做出来的时候,有没有人真正需要还拿不准,过早担心有没有人抄,也有点过于瞧得起自己了。但确实,我也一直看着我们团队发明的东西被竞争对手拿走,甚至有过面试来自大公司竞争对手的设计师,对方也坦言内部就是直接对照着我们做的。做为设计师,当然觉得这是成就之一,属于对我们的致敬;但做为创业者,也必须思考如何才能建立更高的壁垒,来保护我们的商业利益。

这个行业竞争也十分激烈。用一个前辈的话说,即使是百亿美元级的公司,稍不留神,也会栽个大跟头。近的例子不方便举,两周前,Dropbox 刚刚关闭 Mailbox 和 Carousel。我对这两个产品发布时候的场景还记忆犹新,当年 Dropbox 的创始人 Drew Houston 写的文章标题是,“A home for life",意气风发地宣布,这是 Dropbox 的 Chapter 2,翻译成官话就是「掀开了 Dropbox 的下一篇章」。一年刚过,两个产品同时宣告关闭,也意味着战略的大挫折。

稍作反思,在我们所处的互联网行业,尤其是工具产品的市场,竞争尤其直接而残酷,好用就是好用,不好用就是不好用。这两个产品都是去年 4 月份发布的。拿 Mailbox 来说,吸引初期用户的创新交互方式,六个月后,Inbox by Gmail 即全部拥有;上线后七个月,iOS 8 也几乎全数拿去;同步照片的 Carousel 命运稍好,十二个月后,iOS 和 OS X 内置的 Photos 上线;十三个月后,Android 内置的 Google Photos 上线。这几家技术公司,研发能力一家比一家强,何况还预装在系统内。产品如果没有壁垒,即使有初期的成功,在今天的竞争中也很难存活。

壁垒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可能会说「运营」。我有时候比较抠概念——一个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中,有什么事情不算运营呢?关键是通过对什么东西的运营来形成壁垒。社区产品可以通过社区的运营和社交关系来建立网络效应,产生壁垒;内容产品可以通过内容的生产建立特有的调性,粘住用户。但工具产品呢?品牌当然是终极的壁垒,这也是我自豪的事情,但品牌不是无本之木,而是来源于用户使用我们的产品、享受我们的服务的过程,是对其它壁垒的加强。

我觉得没有绝对意义上不可逾越的壁垒,只是时间问题——当我们做出来一个东西后,别人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复制?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做不出来的东西,但假如配合数据的积累,则是一个赛跑的过程,我能不能一直跑在前面,并且把差距越拉越大?我们的「生产」成本如何能下降?过去几年,我们「生产」了豌豆荚、开眼、还有若干在不同的细分市场颇为流行的应用,这些应用的研发和运营环节或多或少有一些相似的地方,我们怎么样可以让我们跑得更快?我相信我们慢慢地,有了答案。而目前的当务之急,自然是把积累下来的东西直接转化为进攻性的产品。

长久以来行业里有两种极端,一种是纯现实的投机,一种则是只谈情怀。客观地说,今天的行业变化越来越快,在一个又一个大浪面前,过于长期的投入反而容易竹篮打水一场空,是奢侈的,为生存疲于奔命才是常态。然而假如每天只是满足于求生存,也容易陷入碌碌而为的困惑中。

所有的实践——不同于谈理论——都是走钢丝,寻找那个能往前走的平衡点?创业本来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习惯就好。

造物

2015 年 12 月 2 日 by 0 comments

我最喜欢的一本小说,叫《神秘岛》。这本小说,我在读小学的时候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应该是爸爸年轻的时候买的中国青年出版社的中译版。故事讲述的大约是美国内战时期,一群人飘到一个荒岛上,白手起家、安居乐业的故事。甚至,他们还重头发明了许多高科技产品,例如电报机。

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但这确实是我喜欢的科幻小说的类型——科学,不那么幻想。读起来娓娓道来,想像你就是主blog人公,换到当时当地,也一样能用自己的双手做出同样的事情。我以前很难准确地概括这种类型的故事,刚才突然一想,这不就是一个创业日记么。

我坐在电影院里面看《火星救援》的时候,就想起了这本在儿童时期,陪我度过很多时光的小说。水珠开始凝结,土豆开始发芽,山寨的通讯协议居然能工作,一切欣欣向荣,这是我享受的段落,一个生活在未来的鲁滨逊创业的故事。后来的情节——放心,我不会说的——对我而言反而落入俗套。

类似的故事还有许多。Iron Man 的第一集,在山洞里自己造出反应堆,又或者 Interstellar 里能造出智能拖拉机的主角。这些影片致敬的都是 hacker,都是工程师,能赤手空拳造物的人。我又想起去年的畅销书《From 0 to 1》中对「有限乐观主义」,也就是理工思维的思念。我们不仅相信未来会更好,而且知道如何一步一步实现它——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才是黄金时代。所以,这是我喜欢这些电影的原因。

有点像看游戏直播——我本来也很难想象我居然会看游戏直播,直到最近有一次偶然打开 Cities: Skylines 的直播,就是在看一个人慢悠悠规划城市。我以前唯一认真玩的电脑游戏就是 SimCity,只是被 EA 收购了产品被改得乱七八糟,现在这个 Cities: Skylines 感觉则回滚到了 SimCity 的黄金时代。以前总觉得游戏直播都是直播竞技类游戏,没想到居然也可以直播规划游戏——而且还真挺好玩的。所以很多时候经常有些需求不是没有,只是没找到那个点,而每个人的点,可能都不一样。

我看《火星救援》的时候还是在九月底,在港岛的太古城看的。那天在朱大力的办公室里加班,下班的时候已经有点晚,匆忙去麦当劳买了个套餐,偷偷带进了剧院。Mark 在火星上种土豆,我们在偷偷吃薯条,而且也没有番茄酱。

隔了两个月,终于在内地上映了。如果你也喜欢造物,不妨一看。

广告时间:

  • 附送我们收集的《火星漫游指南》,在豌豆荚一览收录的 500 多个 app 中选出来的和火星有关的知识趣闻。
  • 有时候,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也是打开了整个宇宙,将移动互联网里面的暗物质都放到大家的面前。接下来,就需要漫游指南,和引力弹弓了。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工作上

2015 年 10 月 7 日 by 0 comments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七天的假期其实过得很快。前三天,我在香港度过。第四天,在机场坐了一天以后,国泰的航班在三号风球中慢悠悠地飞往了新加坡。在那里度过了余下的三天后,这会儿,我正在新加坡回北京的航班上,后座有个熊孩子,一直在踢我的座椅。

今年的香港很是冷清,游人稀稀落落。而新加坡的空气质量,拜印尼的造纸公司烧芭所致,似乎也并不比我们所习惯的北京好太多。香港和新加坡当然都不是度假的首选,不过这不重要,因为只是要和 Julie 呆在一起而已。

同时也可以完成很多工作。

假期开始前,朋友圈中有人说,一年中 productivity 最高的七天就要开始了。确实,日常的琐事太多,以至于有太多想完成的工作难以完成。七天假期中的三天,我是在 Facebook 香港和新加坡的办公室中度过的。在「别人的办公室」,有安静的环境,同样巨大的显示器,无穷无尽的咖啡和饮料。我把最近三四个月的收件箱清理了一遍,又把最近几个月的阅读器中攒下来没有读的东西完成。很有满足感。

但已经在回程的飞机上了,突然有点绝望。回到「正常」的工作状态没多久,收件箱又会开始堆满一些不想打开的邮件,Asana 中也会有不想做的事情,阅读器中也会有更多那些觉得应该读,但是似乎总是找不到时间去读的东西。但七天的长假,一年才有一次。

最佳的工作状态,应该把时间花在那些让我们激发能量的事情上,而不是消耗能量的事情上。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为什么做起来那么难呢?

在北京出发的时候,我在机场买了本书,叫《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作者不是什么文艺青年,而是吴晓波。我看过他写的很多商业著作,从《激荡三十年》到《大败局》,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小清新题目的书,也是有些惊讶 (首都机场中信书店的店员甚至根据文本相关性,极力向我推荐陈绮贞的书)。

我好奇一个有钱的知识分子,如何能在自己纷繁的商业活动之中,保有自己的一张小书桌。我一开始得到的启发是,需要有钱。比如,吴晓波买了个岛,当需要专心写作的时候,可以去闭关一周——如果我有一个岛,那么我也可以这么做。

但我很快意识到,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我可以拥有一个岛,但当你坐在岛上的时候,心在何处?正如当你呆在办公室也可以刷淘宝一样,呆在远方的岛上,为什么就不会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呢?

我和 Julie 走在圣淘沙的码头上,那里停满了游艇。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个和乔布斯有关的小故事,大意是说,有钱真好,你走进 Palo Alto 的自行车店,想买什么自行车就买什么自行车。并不是。买得起自行车以后,我会开始想汽车、跑车、房子… 当然,还有游艇。我不知道一艘游艇要多少钱,连数量级的概念都没有,但我想起来乔布斯的最后一个项目是自己家的游艇,全玻璃的游艇。乔布斯离世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落成了没有。我忘了是谁说过,金钱至少能让我们不用去做那些不想去做的事情。并不能。这是一个和自己欲望的竞赛,与金钱多或少无关。

​我们当然应该拥有欲望。吴晓波这本书,是假期前的一个晚上,我和 Neo 在五道口的一家咖啡馆里聊天的时候,他向我推荐的。我们说到为什么会走上今天这个职业,回忆起大约五六年前的一次饭局,当年还是初出茅庐,学生模样的我们聚在一起,那场饭局中的十几个人,其中的许多人都有了自己的公司,甚至有些公司已经上市了。我们当初的欲望是不要错过这个浪潮,这个可以将我们的聪明才智变为影响力或财富的浪潮,于是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尤其是当我们做一些自己不大愿意去做的事情的时候。

或多或少地,我们做到了。但今天,吸引我们投身这个行业、甘愿付出的要素是否还存在?走在香港或者新加坡市中心的街道上,每一寸土地都经过打理,井井有条,彬彬有礼,非常舒服,但你又看不到什么改变秩序的可能性——即使是街角的小店,也毫无意外,一定是巨头旗下的连锁便利店。我们所在的这个行业,是不是最终也会变成这种大公司的垄断游戏呢?很有可能 (下飞机修改这篇小文章的时候,已经有了美团和点评合并的传言)。某种程度上,金钱仍然是自由的前提。如果你有所谓的财富自由,可以选择成为游戏的旁观者。但财务自由的标准,本来也因人而异;如果坚持要把生命浪费在一些美好的工作上,就得有在 fighting 中放弃更多东西的准备。

自从离开广州以后,我大概有十来年没有看到过台风了。在香港的第三天,台风彩虹路过,我们在狂风中走到中环码头,一起喝了一杯酒/咖啡。南方真好。

给喜欢好内容的你

2015 年 9 月 18 日 by 0 comments

豆瓣一刻

文字、音乐和电影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我们把它们统一称之为「内容」。我是内容的重度消费者,每天会花大量的时间阅读手机应用里面的文章、资讯,也喜欢尝试新的、有意思的内容型应用。

所以,之前就有了「豌豆荚一览」。豌豆荚一览可以在一个地方看尽来自不同应用的最新内容,提高内容发现和浏览的效率。

但这也只是故事的一半。

故事的另外一半是,我们从哪里发现这些内容型应用呢?

在应用商店里。

但根据豌豆荚对各大应用商店的数据统计,在应用商店的首页推荐中,内容型应用占比却不到 5%。应用商店推荐它们的效能远低于工具型应用和游戏,除了众口难调,另一个原因是内容型应用不比杂志——用户拿到杂志的一瞬间,至少可以通过封面的设计、标题和风格判断它是否合自己口味。

而躺在应用商店里的内容型应用是怎样被讲述的呢?「XY」、「煎蛋」、「芝士」……单看名字不会对应用有什么概念,「分享生活美一刻」、「全宇宙最好玩的 APP」、「在这里遇见惊喜」…… 看描述也分不清它是做什么的。

但现在用户在应用商店里判断是不是值得下载一款内容型应用,也就这些而已。

一直以来,那些包裹着优秀内容的应用就像摆在货架最底层的商品,很难被用户在应用商店以符合时宜的方式找到。一个 icon、几张截图和一句话简介的作用,甚至不如报刊亭上一本杂志的封面来得直接。

我们尊敬对好内容有需要的人,更尊敬那些因为发现方式单一而错失了直面用户机会的内容提供者。因为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坚持对知识和美好的不断追求。

所以,继「豌豆荚一览」以后,本周早些时候上线的豌豆荚主产品中,我们把故事的另外一半给填上了——我们针对内容型应用做了一个新功能,叫「应用预览」。

「应用预览」可以让你在安装应用之前,直接预览应用内的内容,比如「Medium」的文章、「500px」的图片、「开眼」的视频。这就像翻阅杂志一样,在决定是否下载之前,给你足够的信息判断。

「应用预览」中提供的内容是实时更新的,它不像截图和描述,放上去就静静在那里代表这款应用好久。它让你了解到的,永远是这款应用最新的样子,最真实的样子。

最后,我们为这个功能做了一些好玩的东西,以此表达内容在我们心里的样子。希望你会喜欢。


如果在手机上无法观看请点击此处

enjoy
面包旅行
豆瓣一刻
良仓
布丁动画
商业周刊中文版
一个
ditto
黄油相机
果库
开眼
好奇心日报
丁香医生
IDEAT

感谢帮助我们完成这些内容的 Y&B 和 ONZ。

最后提醒一下,国内做互联网环境真的很恶劣,要下载豌豆荚,请直接到 https://www.wandoujia.com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