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Should We Be Grateful Now?

楼道里开始响起醉酒的毕业生们吼出来的军训歌曲, 女生楼下开始有毕业班的男生点起蜡烛表白, 35楼边上开始有毕业生们摆起的旧书摊兼牌局, 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都在7月. 7月1日散伙饭暨集体拍学位服照, 管这事的同学挑了个酒水可以自带的酒楼, 饭菜如何不重要, 好吃的东西随时都可以吃, 只是相聚一堂的机会不再有, 在香港回归十周年的大好日子里, 或许会有很多人酩酊大醉. 7月4日有我们元培自己毕业典礼——我们是元培计划走出来的第三届毕业生, 也许明年的这个时候就已经没有 “元培计划实验班” 这样的称呼了, 取代它的将是 “元培学院”. 7月5日是北大毕业典礼, 四年前的03级开学典礼之时元培是算文科场, 今天却变成了理科场, 据说还请来了附中校长, 据说毕业生还要和母校校长拥抱. 7月6日是我们在36楼的最后一夜, 天亮之时, 我们就滚蛋了.

在弄班里毕业纪念册, 毕业纪念衫和一本毕业纪念刊物《三生》.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我一定要热心于这样的事情, 只是想, 四年同窗一场, 就这么一下子散了未免可惜, 总得留下些什么吧. 我们这个班大, 里头一百来号人学着几十个不同的专业, 到现在还有不少人互不相识呢, 那实在没有办法. 能留下一点东西是一点, 唯有尽力而为了.

班上150号人, 如果两两合影, 那得一万多张照片呢.

大概大家都会关心北大学生的出路如何吧, 反正有不少人问我. 提供几个数据好了. 元培03级目前共152人 (包括元培02级五年制, 今年和我们一起毕业的师兄师姐), 其中141人今年毕业 (其余五年制). 这141个毕业生里面, 49人保送内地大学或其它研究机构的研究生, 也就是我们说的保研, 这里面34人继续在北大, 其余主要在中科院; 54人到国外 (及香港) 的大学或其它研究机构读研, 这里面大部分到了米国; 30人找工作 (这里面有我); 1人考研成功; 7人不就业.

订购了两件飞跃版的版衫, 权当对曾经梦想的纪念, 我那不很坚定并且最后抛诸脑后的梦想.

选择确非易事, 一代又一代, 焦虑症又再开始弥漫. 我的高三语文老师在高考前一刻对我们说, 成才道路千万条, 条条大道通罗马. 以此祝各位牛师弟师妹们好运.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