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闲书几本

在往返杭州的火车上读完了两本小书, 一本是胡续冬胡老师的 “浮生胡言“, 另一本是连岳连老师的 “神了“.

“浮生胡言” 是胡续冬在新京报的同名专栏合集, 里面的不少文章我大二时已经在北大的各种课堂上看过了——那时候我经常买新京报, 最好的消遣毫无疑问就是 C 叠里头的专栏版了. 胡的专栏看似轻俏愉悦, 嬉笑于杂碎之间. 没有亲眼见过他, 但应该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吧, 即使有着悲伤.

今天晚上回了北大一趟, 要去未名湖北边某个地方, 结果不小心走错路了. 那个园子实在破败之极, 野草从里有残旧的石桥和小路, 偶尔会在路边看见些散落的东西, 水也早就干去. 夜里也没有灯, 好在那片地方从前也在夜里去过, 没有迷路.

经过一个池塘的时候, 想起胡说的从前在这片地方喝二锅头的故事来. 我也喜欢那个地方, 虽然我不喝二锅头.

“神了” 是连岳的专栏合集, 只是我没有在报纸上读到过. 以圣经里面的故事做引子, 顺便讲点人生道理——听起来是不是很刘墉的感觉? 连同学写东西也爱装逼, 天南海北串到一块去刻薄, 不过读起来也是比较过瘾.

读完以后导致我想拿本圣经来读一读.

最近也在读连同学另外一本书, “我爱问连岳“. 还有一本, “格列佛再游记”. “我爱问连岳” 是感情问答专栏, 睡觉前会躺在床上读几篇; “格列佛再游记” 我不喜欢, 因为写得有点恶心.

虽然之前写过东西说连同学的不是, 但我还是很爱读他的文字的. 虽然他说的不一定是对的, 但是至少他想事情的方式比较特别.

而且他现在住在鼓浪屿上, 羡慕死了.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猫在我的键盘上睡着了, 导致我打字有些麻烦. 周末愉快.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