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欣闻连岳放阙词

捏一捏, 十年少. 北大是个软柿子, 无论是各地 “负责任” 的报社还是网上无名愤青小卒, 没事时都喜欢拿北大过来捏一捏. 今天连岳也加入了捏北大的行列, 捏的地方无非也就是北大 “二流说” 和最近拒小朋友旅游团进校这两件事情. 看看连岳是如何 “欣闻北大放悲声” 的::

这几天有两条关于北大的新闻, 一是它宣布暂停校园向游人开放, 因为游人过多影响了正常的校园秩序……对于游客这种自发的对北大的赞赏, 北大就傲慢地抬起它的下巴, 以禁止你参观告诉你我是多么的牛B.

骂得精彩归精彩, 只是不知 “北大暂停校园向游人开放” 这一说法从何而来? 可能是连岳上新浪网之类的网站上多了, 百忙之中光看个标题就望题生义. 北大是限制旅行社组织的小学生团体参观, 从来没有说暂停校园向游人开放这一说. 从子虚乌有的事情引出来的评论, 即使说得再好, 也毫无价值.

有人会说即使只是禁止小学生旅游团入内也是不对的——搞歧视当然是不对的, 但是我做为一名暑假在校念书的学生, 仍然双手双脚赞成. 说三道四的那些人, 如果你能容忍你的单位每天涌进10000个参观者, 里面有数不尽的小学生大肆破坏, 那你们就理直气壮地说吧.

连岳又拿刘明利最近的言论说事:

内地的高考状元们去香港读大学的越来越多, 北大于是说 “状元不一定是最好的学生”, 然后他的招生办主任刘明利就开始撒娇, 说 “香港高校所享有的招生 ‘特权’ 对内地高校极不公平, 个别状元弃 ‘内’ 转港校做法对其他考生亦不公平, 浪费了相应的学位.” 然后又对香港大学的高额奖学金, 泼下一盆凉水, 高奖学金背后是高学费, 50万奖学金可能只够付大学期间的学费——刘大人只顾出怨气, 可能忘记北京那个地方, 50万也不经花.

刘明利做为北大招办主任这一身份说这些话确实不大妥当, 被误读是难免的. 但连岳在讽刺之余, 能否指出刘明利到底哪句话说错了? 考生报考大部分香港高校基本没有风险, 而报考清华北大如果落榜则要承担被其它高校降分录取的风险, 这是不是不公平? 在内地教育体制下, 考生被录取后即使不去报到也无法放弃学位让学校补录其它考生, 这是不是事实? 香港的50万奖学金是让内地高校自叹弗如没错, 但香港大学一年9-10万的学费又让众多优秀学生望而却步这是不是事实? 北京这地方对连岳先生来说可能50万是 “不经花”, 但在我们这些穷学生来说, 还是要比在香港经花的多的. 觉得50万不经花的家长们, 把孩子送到哪还不一样, 何必凑北大清华这个热闹.

连岳是我喜欢的专栏作家, 给我讲了很多道理, 没想到今天也能写出这么一篇信口开河的东西, 这让我复习巩固了连岳曾经在《外滩画报》的专栏里说的一个道理:

最大的常识就是, 人常常会失去常识.

即使是连岳, 也会写出逻辑混乱的杂文.

P.S: 喜欢拿 “兼容并包, 思想自由” 这八个字说事的人, 不要忘记今天是谁的天下. 有骨气的知识分子不是饿死了就是被害死了, 要么就被坦克碾死了, 蔡元培先生的八个字早就被篡改成了 “兼容并包, 学术自由”, 这早已不是那个北大了. 凡留恋旧梦者, 请到五四大街沙滩红楼北大旧址凭吊.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