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的意志都可以表达”

这个人已经反复打过招呼,她的书不能出,……你们还真敢出……对这本书是因人废书。

——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在 “通风会” 上的讲话 (大意). 引自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

我们的宪法有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废书”,直指我本人,直接剥夺我的出版权,而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章诒和: 《我的声明和态度

(章诒和) 她那个阶级是我们政权的敌人… 共产党对他们是极其宽大的, 但他们仍梦想变天, 说当年反右反错了… 我们贫民百姓的血泪谁去写? 矿井砸死60多人, 谁给每人写一部《往事并不如烟》?

——孔庆东老师评论《往事并不如烟》(大意)

他 (孔庆东) 的这些言论已经不是一个学者应有的言论, 普通人也不应该说出这样违背常识的话. 任何人都有表达自己观点的自由. 但是这样的言论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学术批评的范畴, 把别人的文学写作归结到阶级斗争的层面, 这种想法跟毛当年所说的利用小说反党的思路是一样的… 我非常奇怪, 这位在89天安门事件中的著名学生领袖, 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堕落成中共政权的帮凶, 我感到非常痛心, 这也说明官方的收买招安政策如何有效.

——北大校友, “自由作家” 余杰接受海外媒体采访, 批评孔庆东.

言论自由,说我反革命都没关系。我觉得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的意志都可以表达。并不在于对和错。我尊重他的权利

——章诒和回应孔庆东.

任何人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和文化理念,也有权利批评他人的立场和理念,在这个问题上,所有的知识分子与章诒和的心都应该是相通的。愿我们大家的努力能够给中国带来更博大的、更阳光的写作和批评空间!

——孔庆东声明.

不存在查禁的问题,这次我们一本书都没有查禁。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司负责人接受《联合早报》专访 “澄清”.

余杰的反应纯粹是一种没有理性的, 歇斯底里的反应, 他并不关心为什么孔庆东批评《往事并不如烟》. 他的 point 是非黑即白的: 要么完全和我们站在一起, 要么就是当局走狗, 十恶不赦的. 这样的人假若上了台, 也同样会给全国人民分门别类, 贴上左派右派反革命这样的标签, 是要杀很多人的.

孔庆东老师的这番话我当年是在课上听的, 他的一番话对我是一种 shock. 当时我正在读这本书, 恰恰是被章诒和对过去的回忆带进了一个漩涡, 根本没有能力想到这些. 从观点上来说我是非常赞同孔庆东老师的看法的, 但我们对某个问题的观点 “正确” 与否不重要, 关键是你的观点是如何得出来的, 而不是因某些非理性的预设立场.

章诒和说, “重要的我们的意志都可以表达”. 我很赞同. 宽容, 我认为是一种真正的, 高贵的人应该有的精神.

邬署长出言不慎, 结果弄出这么大一个风波, 假如对审查制度的进一步宽松有所推动, 也算是值了. 现在做言论管制也要投鼠忌器, 当局居然还胆战心惊地做了这么一个澄清, 可谓史无前例.

顺便想和大家做个 debate, 你是否觉得审查是不可接受的? 请列出理由.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