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今天你核聚变了吗

看下面这段话, 出自新京报周一的一篇报道.

泰格指着屋里的大型钢盒子介绍, 这个仪器好像一个真空器一样, 空气被吸进吸出, 接着, 他将氘气, 即氢气中的一种气体注射入这个仪器, 从另一个老旧的 X 光设备传来 4 万伏特的电流, 并施加在这个仪器中, 让其运转, 这样, 仪器中的原子就会被吸引到中心, 接着产生核聚变. 泰格表示, 当这些发生时, 会有小量能量产生.

核聚变器是利用原子分裂产生能量的东西, 泰格把它形容为“物理的圣杯”.

这篇报道介绍了一位热爱科学, 试图自行制造核聚变反应堆的美国少年. 后面记者还采访了一位工程院院士 “点评” 这件事.

新京报:美国少年在地下室造出了核聚变器,你相信吗?

胡思得:不可能。核聚变怎么会这么容易造出来?

核聚变需要一定的能量,很高的温度,现在实验室里都是在非常大的规模下才能生产出一点点东西。因为提供的能量太高了,目前的实验室都提供不了,因此只能用激光的办法加热,但需要非常大非常大的设备,不可能在这么小的房间里生产出来。

新京报:少年用了4万伏的电压击向真空容器中的原子不够吗?

胡思得:完全不够。

新京报:这么说个人是造不出核聚变器的?

胡思得:不可能。即使国家也需要相当大的设备才有可能。

新京报:这也是为什么恐怖分子是造不出核武器的原因吗?

胡思得:核武器是另外一回事。核武器可能由核裂变产生,这点相对容易一点。

而核聚变则不可能变成核武器。核聚变要求相当高的温度,才能让混合气体中的氘和氚正电子之间产生斥力,这种斥力非常地厉害,达到这种力量的温度可能要达到几千万摄氏度。所谓核聚变又叫热核聚变,是因为他的温度很高,这个热不是一般的几百摄氏度热,而是上千万摄氏度的热,

新京报:核聚变只有这种办法吗?

胡思得:我所知道的只有这种办法。主要一点是,核聚变必须用非常大的设备,这样才能把能量灌输进去。

新京报:目前世界上的核聚变现实怎样?

胡思得:现在在实验室规模里面,非常大的设备也只能生产出一点点东西,才能发生聚变反应。这点所有国家都一样的,是物理原理决定的,不是一个小孩在后院就能自己搞出来的。

对一位物理系学生来说, 这样的报道无疑是学术之余的调味料. 报道对核聚变过程的描述是我们的想像力望尘莫及的, 而记者的无知又成为了我们的笑柄. 确实是挺好玩的, 仔细读这篇报道, 要崩溃掉很多次.

本来我在两天前开始写这篇blog的时候, 是想谴责一下那位记者不敬业的——不知道其实不要紧, 许多知识物理系高年级没上过对应课程的人还不一定知道呢; 但写一篇这样的报道也不咨询一下内行的人, 那就是不敬业的表现了.

后来换了个角度想, 记者对这个新闻事件的想像应该是和大众的想像相符的, 假如这位记者真的用 “行话” 把这些事情写出来, 认认真真地解释一下核聚变的原理和过程, 什么叫可控核聚变, 可控核聚变发生的条件等等, 读者可能反而会一头雾水; 而寥寥的几笔 “仪器中的原子就被吸引到中心接着发生核聚变” 虽然完全错误, 但却符合公众的想像. 同样的, 我们都一致认为记者的提问 naive, 但毕竟记者是代表读者, 一群对核聚变知识完全空白的人去提问的, naive 的问题才合适.

一个与科学有关的事情, 要写得内行外行都喜闻乐见是不容易的. 满足得了外行就会被内行鄙视, 像 “宇宙与人”, 天文课上放的时候阵阵笑声, 欢快无比; 而写得稍微严谨那么一点点外行就看不懂——我就不信那些捧着《时间简史》的人真的那么津津有味. 真是个两难的问题. 在这样的状况下, 公众眼中的科学愈发神秘甚至妖魔化, 而科学界也懒得和公众多说.

前阵子在想做为一个在社会上正常生活的人需要知道哪些科学知识呢? 许多高中物理高中化学里面学到的东西有什么用呢? 就像我们学语文一样, 只是纯粹的素养? 理科的通识教育, 怎么做才合适?

扯远了. 其实新京报那事远算不上什么科学新闻, 放社会新闻版就合适了, 难为那记者还真如此较真. 如果我来报这个新闻, 首先要强调这是绝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我不会花那么多笔墨详细描写他的创意和设想中有趣的核聚变过程——尽管那很好玩. 我不会去采访工程院院士, 我只需要从百科全书中找到资料, 说清楚这事儿成不了就行了. 然后兴许我会采访个教育专家, 社会学家之类的, 请他们分析一下为什么美国的小孩子能做这样的事情? 中国小孩子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这似乎是个文化的问题.

我又联想到最近有人在东门外摆摊宣称自己超越了伽利略爱因斯坦, 所谓的 “民科” . 其实这两件事还是挺不一样的.

顺便盘根究底一番, 新京报的报道中只注了 “底特律自由报”, 但我在底特律自由报的网站上只找到这篇简短的报道, 里面缺乏新京报提到的很多细节, 而且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底特律自由报对这位同学造出的这个东西持保留态度, 但新京报的报道就直接认为这事已经成了 (虽然嘉宾怀疑了一下这个消息的 “真实性”). 顺便说一下那位少年的样子感觉很邪恶.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