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同寝

因种种原因, 自从考完试以来就没怎么在饭堂吃过饭. 今天中午难得吃了一顿就遇到了 Slipper 同学 (有一段时间没见觉得她越来越高了, 汗). Slipper 跑到家乐福对面去住了, 大约是觉得宿舍挤且没有空调吧. 我宿舍向来不挤, 现在更基本就我一个人在, 反而觉得有些冷清.

正好晚上和高中同宿舍的几位去了烤肉. 毕业已经三年了, 虽然几个人都在北京, 但是见得机会确实不多. 我们都是理工科的保送生, 我和郑晓君考北大, 一个读物理一个读电子; 徐旭雁和陈良栋则到了清华, 分别读工业工程和 EE.

四个人从北大走到汉丽轩. 路上我想起高中时晚上熄灯后总是要与生活指导老师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一边紧盯窗外一边聊天, 然而聊到忘形之时总是会放松警惕, 此时若有手电筒灯光突然从窗外射入, 那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上了大学生活规律大大改变, 加上宿舍环境不同, 卧谈的机会很少了. 有时候想起高中时的卧谈, 无论是谈八卦谈美女还是谈人生谈理想, 夜深人静之时都是最佳时机. 我应该是和火明谈得最多的. 我们都喜欢听电台和关心娱乐圈八卦, 这给了我们不少话题, 他又是十分大方随和的人, 认识的人尤其是女生不少, 八卦话题源源不断. 毕业后他换了几次手机号码, 现在也联系不上了. 徐旭雁谈的话题则相对高深得多, 人生理想未来规划, 国家民族统一大业种种, 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正是在这一次次卧谈中实现了飞跃的.

三年后再聚, 外表都没有什么变化, 内心也许也是不变的吧. 也许会更成熟, 更淡定, 面对未来更自信. 如果什么时候我们再睡在一个屋子里, 不知道我们还会不会像从前那样, 在夜深之处仍然有着说不完的话? 会不会还像从前那样如此认真地打扫卫生, 甚至拿牙刷去刷地板砖的缝? 还会不会在别人洗澡的时候趁其身上涂满泡沫之时去断掉水源并置之不理? (酸…)

今天我们四个坐在离广州千里之遥的饭馆里聊着未来的打算, 除了陈良栋 (他比我们低一级) 以外我们三个都是毕业班的人了, 一年后又将各奔东西. “百年修得同窗读”, 杨扬子他妈妈教导我们说中学同学的友谊最珍贵, 照此引申, 同寝的友谊应该是更值得珍视的吧.

先写这么多. 顺便八卦一下, 今年浙江文科状元成男生了…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