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Busy living, or busy dying.

前两天在看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肖申克的救赎, 或刺激1999), 路过的人大抵都很惊讶, 意思是这么老的片子你居然没看过, 有些对不起自己.

我当然不是一时兴致来了要看这部片子, 只是最近有太多的地方提及了这部片子, 一再勾起我的好奇心. 先是一篇写程益中的文章, 里面提到 (via 有一搭没一搭):

2004年,喻华峰[、李民英那位南都前领导,因为海内外众所周知的原因入狱,程益中[Google, WikiPedia]随后亦身陷囵圄。程益中曾告诉南都的同事们,他最喜爱的电影是《肖申克的救赎》,讲述的是一个受冤入狱的银行家,在狱中为追求心灵自由与人生尊严而斗争的故事。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他也会成为这样的 “银行家”。比肖申克略微幸运的是,他在一百余天的冤狱后终于被无罪释放。

谈话持续了将近一整个上午。临了,一位同事问他:“程总,你在狱中是如何熬过那一百多天的?”他低头沉默片刻,然而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们:“关上所有欲望的门,只打开头顶的一扇天窗。”

这样一个在怎样地追求自由的灵魂啊!…….

我在那一刻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中的那个场景,肖申克溜进监狱长的办公室,然后打开广播,塞进了一张优美的钢琴唱片,监狱的上空飘起了音乐,飘来了有关自由与爱的讯息,世界在那一刻纯净与安静了,肖申克斜靠在窗前静静微笑…….

这篇文章固然写得很煽情, 但是王尔冈奶猪没有忘记把文中涉及电影的硬伤嘲笑一番.

后来, 《南都周刊》以 “再续中国版《肖申克的救赎》” 为题的封面故事重新讲述佘祥林[Google, Wikipedia]的故事, 里面又提到:

华容平时住校,周末才回家陪伴父亲。找到共同关心的话题并非易事,于是他们有时会一起看电视,看影碟,在其间找到一些交流机会。某个周末的晚上,父女俩坐在客厅一起看一部著名的监狱题材的美国大片——英语对白的《肖申克的救赎》,它讲述一个银行家蒙受杀妻之冤,用了19年时间掏开一条悠长的暗道,重 返自由世界。片子是一位记者朋友特意给佘祥林寄来的。佘祥林眼睛不好,电视画面勉强看得清,字幕却是一片模糊。

华容有时会给他讲解影片对白。他告诉女儿:“你不用讲,全都看得明白,我对这些东西太熟悉了。”影片中有一个叫布鲁克斯的老头,坐了50年的牢,对重返社会深怀恐惧,获得假释后,他甚至无法适应最简单的工作和生活,只能在一家小旅馆的房梁上凄惨地自缢,以求解脱。这一幕,深深刺痛了佘祥林的心。

看完《肖申克的救赎》,佘祥林家整整一天都笼罩在压抑的气氛中,这是一年来未曾有过的。

片子看完, 夸奖的话不说, 无愧于 IMDB 排行第二这个称号就是了. 令人印象深刻的场景有很多, Andy 爬过500码的 “shit-smelling foulness” 后在暴雨中涤去污泥的镜头尽管有些俗, 却无疑是激动人心的 (所以…被做成了海报). 对白方面也可以罗列很多, 但如果只列一句的话, 我挑这句:

I guess it comes down to a simple choice: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Busy living, or busy dying, 可以在累的时候勉励一下自己. Gepulas 说每次看这部片子都有新的感受, 也许吧. 有空的话也希望能找来 Stephen King 的原著读读.

BTW, 上面程益中说的那句话, “关上所有欲望的门,只打开头顶的一扇天窗.” 有谁能理解么?

]]>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