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台风的记忆

图片说明: 台风珍珠来袭前的下午.

台风珍珠在粤闽一带转了个圈, 两省军民严阵以待. 还好, 损失不太大.

说起台风, 那可是小时候一到夏天最盼望的事情之一. 原本以为只有我这么变态, 最近看未名粤版的帖子, 才知道原来小朋友们大多期盼打风 (即刮台风), 而且想法也都出奇地一致——打风了, 就不用上课了…

当然这种想法是有风险的, 因为台风来袭并不必然会导致放假这个结果. 要是风力强劲到一定程度, 山崩地裂一般, 那学校放假是天经地义的; 但更多时候风力没有到达放假的标准, 顶着狂风暴雨去上课怎么说也不是好玩的事情.

小学低年级那会儿没有预警信号这玩意儿, 打风的时候拿不准到底要不要上课, 也没有电话可供使用, 只好还硬着头皮往学校走, 快到学校的时候才知道不用上课, 于是又满心遗憾地往回走. 那会儿学校在一片农田之中, 上学路上有一条河涌, 得走一铁板桥过去. 平时河涌温顺得很, 溪水涓涓, 放学在小溪旁烤偷挖回来的番薯, 好不惬意; 但一到打风的时候, 山上的水夹杂着泥巴残枝垃圾什么的都往河涌里面挤, 就擦着铁板桥底往珠江里头奔, 看得小朋友们心惊肉跳. 台风的日子里从学校往回走的时候, 会在这多看几眼.

倘若不用上课, 也就只好待在家里看香港电视台放的动画片了. 香港那时早有风球信号, 一号风球三号风球, 等到电视屏幕上打出八号风球, 全港放假, 证券交易所也不例外. 看着电视的时候我经常想像香港的小朋友是不是也会像我们这样喜欢台风, 甚至暗地里为台风喊加油, 一号三号再加到八号, 就可以放学回家了. 那会每当挂起八号风球, 香港的两家电视台都会每十五分钟插播一次台风动态和直播一下市面情况.

还记得有一年某台风正面袭港, 八号风球都不足以显示其威力了, 于是不知道多少年一遇地挂上十几号风球. 那次看着无线每十五分钟一次的特别新闻报道, 台风眼的轨迹在香港市区画出一条弯弯曲曲的折线, 然后港岛各个地区都有记者做现场直播的报道. 记者们穿着印有TVB标志的黄色雨衣, 一只手拿着麦克风, 一只手按着帽子和头发. 直播信号时断时续, 夹杂着风打向麦克风发出的阵阵杂音, 印象深刻. 从来没有见过内地电视台这么做新闻的.

后来, 这些报道的片段剪成了无线新闻部的宣传片.

更高兴的当然是气象台的科学家们犯错误的时候了, 放了假等台风来, 等半天没等着, 看电视才知道台风拐个弯走了. 于是大家高高兴兴出门去, 该逛街的逛街该玩泥巴的玩泥巴, 反正不用上班就是了.

高中的时候广州也有了类似风球的东西, 白色黄色红色黑色台风预警, 现在全国统一了. 不过再也没有因为台风放过假——不是没有, 而是做为住宿生, 即使放假了不也还是待在学校自习么. 尽管我们已经知道台风是灾害性天气的一种, 会给人民群众以及党和政府带来麻烦, 但仍然抑制不了对它的喜爱和期盼. 平静的生活, 是需要这样的一些暴虐来点缀的.

《城市画报》曾经刊过一篇题为《广州的十个浪漫符号》的报道, 台风名列其中. 那篇报道我现在实在找不到了, 尽管家里那本杂志还在. 紫色的小资背景中, 台风的故事娓娓道来. 试想若是在风雨交加的日子, 躲在沿江路的某个地方看着珠江怒涛拍岸, 或者象征性地拿把小破伞去与暴风雨搏斗一番, 也不失为想像中的一种 “浪漫”.

浪漫归浪漫, 实际问题还是要考虑的. 台风天, 千万不要在有脚手架的地方走, 不要靠墙不要靠广告牌, 会塌的; 走路时多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掉下来, 趟水的时候更要注意不要被没盖的沙井给吃了, 死了都没人知道. 还有, 不要被落下来的电线电着了. 电线掉到水里, 踩水里就会被电着, 这也不是没有例子的.

这么一想, 就一点也不浪漫了.

版权声明: 文章附图经Brent Ho授权转载, 转载或引用请先征得Brent Ho同意. 其余文字部分版权为猫影所有, 转载请遵循本Blog所采用的授权方式: 署名-保持一致-非商业

]]>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