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河内版颜色革命?

本来是打算尽量少转载的, 但有些希望与大家分享的文章或者在纸上, 或者在正常途径无法访问到的地方, 或者在我的邮箱里, 这篇文章也就只好贴上来了. 纵横周刊是一干北京新闻圈的人办的国际政治电子杂志, 内容很是不错.

关于颜色革命这个词, 最近某来头不小的问卷专有两道题问对”颜色革命”的看法, 感兴趣的可以Google一下, 看看为什么中央如此重视.

河内版颜色革命:一场正在越南进行的关于社会主义方向的大辩论

《纵横周刊》专稿

编译:胡贲,资料提供:Julie

农历新年之后的二月和三月本应该是平静而闲适的,但是目前越南全国的媒体都卷入了一场如火如荼的大辩论,这场大辩论开始于二月三日,越共于当天公布了将在晚些时候召开的越共十大上提交讨论的政治体制改革报告,并邀请人民对这份报告提出意见。

这为许许多多的知识分子,记者,律师,甚至政府高官提供了一个少有的机会,以针对在党内精英阶层中广泛存在的滥用职权和贪污腐败进行批评,而这样的批评在几年以前是根本不被允许的。

网络通讯社和报纸组织论坛,印发文章,辩论迅速展开,并一发不可收拾。越南最大的网络通讯社越南网(vietnamnet.vn)组织了一次网上访谈,经济学家Bui Kien Thanh在访谈中表示,如果越共真的愿意实现民主,那么就必须允许人民选择自己的领导人。而另一位嘉宾Nguyen Dinh Luong也作出了直接的批评,他说:政府公布的经济成就中存在大量水分,总的来说,政治体制中存在很大的问题,这是因为政策失误和领导不力。Nguyen Dinh Luong并不是异议人士,而是政府的高级官员,曾经代表越南与美国就越美贸易协定进行谈判。

在南方,支持改革的报纸《青年报》发表了由前外交官,现任总理潘文凯的高级顾问Nguyen Trung撰写的一系列文章。批评党内“缺乏民主”,并且声称经过二十年的经济改革,党已经迷失了方向。网民们蜂拥而至《青年报》网站就Nguyen Trung的文章发表评论,有些甚至直接质疑党对政府机关和国民经济的控制。局势的发展大出越共当局的意料,以至于越共党报不得不介入并且发表声明称要阻止这场辩论变得“危险和有害的”。

而另一方面,越南媒体的记者甚至对官方的意识形态权威提出了挑战,《越南网》的记者Phan The Hai要求当局澄清,到底是谁在领导这个国家?是政府还是党?Phan The Hai针对当局公布的政治报告起草了一份评论,并递交给了越共中央常务委员会。他表示:“老实说,对这份报告我并不满意,我本来期望看到更大的变化,报告的标题中声称要“全面推进改革”这意味更广泛,更深入的变化,包括意识形态体系和政府的领导方式。但是这种说法太大了,和报告的实际内容并不符合,一些重大的问题并没有澄清。”

Pan还对官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提法表示不满。他说:“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的目标是不一致的,市场就是市场,市场遵循价值规律,建立在人们用自己的才华和努力为自己积累财富的基础之上。人们普遍对政府的官僚主义和效率低下感到不满,64个城市有64个市长,64个党委任的书记,64个党委班子,64个市级党组织,而同样臃肿的机构也被安插在了省一级,这大大限制了经济的发展。我们的目标是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但是改革还远未完成,人们在努力赚钱致富的同时仍然保留着疑问,担心他们的财产被没收或者被国有化,担心他们被法庭起诉,这在历史上是有先例的。”

Pan同时表示,河内的许多政策都来源于儒家思想和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思想,而这些思想都被冠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帽子,“现在是时候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外衣,坦率承认我们正在用这些理论指导我们的国家,而不是社会主义”。

目前,类似的讨论已经从由反对人士和宗教团体主办的地下论坛和邮件组转移到公共空间。一月,越南警方逮捕了一位政府高官Bui Tien Dung,他因为涉嫌挪用两百万越南盾的公款进行地下赌球活动而被起诉。这给网络论坛的参与者们一个很好的例子来阐明自己的观点。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讨论,要求广泛的政治体制改革,有些人甚至提出要实现政治多元化。胡志明市的律师Le Cong Dinh对记者表示“过去20年来,经济多元化的政策运转良好,是时候尝试政治多元化了”。

在越南,像Pan这样的言论很可能受到打击,当被问及为何愿意公开发表反对当局政策的言论的时候,Pan表示:一个爱国的人因该时常考虑自己能为国家做些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发表我的观点,并且我认为这是我对国家的责任。

这样的局势自然引起了党内保守派的警觉,在二月晚些时候《人民报》登了党的主要意识形态专家Nguyen Duc Binh的一篇文章,反击那些对社会主义原则的质疑。他认为,讨论社会主义和党的前途的问题,应该放在内部刊物上进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国家和地方的媒体都参与讨论。这样的讨论会引起混乱,对国家是有害的,比如,最近有人提出要让商人入党的请求就是“反动”的。

Nguyen Duc Binh的介入意味着那些希望越南的政治体制会发生深刻变化的人可能会在越共十大召开以后感到失望。但是,现代越南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越共当局很难再坚持传统的对马列主义的解释, Do Ngoc Ninh,越共的一个重要智囊团体的领导人发表声明说:Nguyen Duc Binh的观点仅代表他个人的意见。

20年来的经济改革促使更多年像 Le Cong Dinh,Le Quoc Quan 和Phan The Hai这样年轻的专业人士公开讨论政治问题,而且,他们都还只是三十来岁,还等得起。

]]>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