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呼呼

  这些天来一直在新东方的细心照料下茁壮成长,老罗那彪悍的人生观除了逗乐我们这些无知的青少年以外,还能成为小朋友们茶余饭后的共同话题。每当
听见新东方门口的那些小贩们在叫嚷韦氏辞典电子版三块八一张的时候,我总是又想起老罗那饱含对底层人民深沉的爱的吼声:“无耻!小贩也是人啊!”然后又由
衷敬佩起这些小贩身上充满的幽默精神。

  说是新东方,其实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很是踌躇了一会,皆因其门内口居然有一黑板赫然数字“新东方学员严禁入内”,令我深刻怀疑门口那挂着的“新东
方学校第五教学区”是否某个恶作剧的结果。但又眼见拿着黄皮课本的青少年鱼贯而入,于是也就不理会那禁令的威胁施施然入内,直到几天后那黑板上添了几个字
曰“初中教学楼”,方恍然大悟。至于那严禁两字的严厉,导致我经常产生在里面插上“与狗”两个字的冲动。然而冲动毕竟只是冲动,当楼下的考研班开始后那
“严禁”悄然变成了“请不要”,仿佛人性化了许多。据说考研的人都过着狗一样的生活,可能是要对狗这个字敏感一些的。

  有时候又不免坐在教室的后面神情恍惚地想我们为什么要到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去,如果说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那又难免假了一些——做为在一个道德
上严于律己的人,有这样的高尚情操固然是好但是如果没有这么高尚的情操而又为了表现自己有这么高尚的情操而撒谎那更是不可原谅的。当黄颀同学慷慨激昂地说
小日本是个人格分裂的民族时,我不禁想到其实我们中华民族又何尝不是一个人格分裂的民族——似乎每个中国人生下来就懂得对摄像机侃侃而谈什么我们一定要努
力学习天天向上不辜负党和人民对我们大学生的期望争取成才报效祖国,心里却暗暗地想客套话而已不过是要找个好工作而已。

  唉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不容易啊。

  扯远了。至于我到底为什么要出国这个话题,我仍然不能给出一个既满足我内心本质又符合普适的价值观念的答案,所以就算了。至于新东方,在所谓的励志教育之余,还是要大把大把地数钞票的。

  啊,好久没写过东西了,有些扯,辛苦了。

  继续红宝。

]]>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