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喻华峰出狱

喻华峰出狱了, 昨天. 我很高兴.

原来已经四年了, 有多少人还记得南都案? (如果你压根没听说过, 那么你是好孩子. 点这里进行背景知识学习, 戴好套先) 若不是看到这条消息, 关于南都案的记忆恐怕很难重新被翻出来. 那还是我大一的时候, 那时候是暑假, 那时候我还会为此事义愤填膺彻夜不眠, 以至于写了篇极其愤青的评论发到老虎叔叔的燕南网. 不是说不能接受社会主义国家有这样的事情, 猫同学从小到大各种毒草看得多了, 当年我做为团干部可是往团之角贴 “风雨苍黄五十年” 的; 而是说让这样的事情光天化日之下发生在广东报人, 而且是我十分尊敬的两位报人身上, 我接受不了.

我记得军训的最后一个晚上收到短信说, 程益中无罪. 那时候我很高兴. 但是喻华峰仍然获罪, 程益中也仍然被开除了党籍, 于是仍然如鲠在喉. 如今喻华峰也终于获释, 看着 “财经” 网站上喻华峰和妻儿团聚喜气洋洋的照片, 突然想起当年读过喻华峰之妻向丽的文字, 说到只能欺骗儿子说 “爸爸出国工作”, 不禁唏嘘不已.

新年之际看到这样的消息, 我很高兴, “财经” 也可以高兴地宣布南都案 “翻过新的一页”. 个体的自由可贵, 自由的获得让我们高兴, 即使这样的自由或多或少是被赐予的.

这也正是我们悲哀的现实. 只要被赐予了什么, 甚至只是被归还了什么, 只要有这么一点恩赐, 我们都会, 都能够欢天喜地.

程翔也于年前假释了. 这两天香港电视台新闻被遮盖的部分, 大部分是讲这个的.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