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广州是个安全的城市

收到肯尼亚分部的一封报平安的邮件. 原来, 在过去一周内, 肯尼亚因大选争议而爆发骚乱, 官方统计至今死亡近五百人, 数十万人无家可归. 这只是统计有据可查的数目, 反对党称死亡人数已逾千. 现在局势稍微平静, 至少 Google 可以上班了.

收到这封邮件以前, 我压根就没听说有这么一回事. 读了一下 NYTimes 的相关页面, 大概才有了些了解.

这是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赵老师的节目里可能介绍过那里的动物, 但我连它在非洲的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来自这个国度的声音无比微弱, 以至于在那里死500人和死5000人对于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都是数字而已. 除非里面有中国人.

和中国的矿难一样, 这样的事情注定不会引起我们的关注. 都说地球现在很小, 但事实上仍有无数的角落会被遗忘, 无数生命的离去就真的如鸿毛一般. 不公平的是, 来自发达国家的死亡, 总是很容易占据更多的版面.

说到广州. 张桂芳说媒体使治安问题扩大化, 这有点道理的. 广州媒体特别发达, 胆子特别大, 罪案报道往往特别栩栩如生, 小报报道特别夸张. 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 在别的地方报纸没有这么生猛的现实下, 假如你每天读的罪案报道 70% 来自岭南, 能对广州有什么好感? 对主管广州治安的张桂芳来说, 这确实有点不大公平.

如果大家都当鸵鸟的话, 那安全感应该是大大的有, 大概就像 SARS 时那样.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