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给新生的信”

赵智沉在他的 Blog 上贴出了《给新生们的信》, 看起来还在连载中, 现在只有 (0)(1).

转载如下, 略作删节, 加粗为本人所加. 引用请遵循原作者的约定, 务必保留署名和注明出处.

给新生们的信(0)——序

亲爱的师弟师妹们:

用这样的定语称呼素未谋面的你们,并不是出于师兄的草率与轻浮——尽管在情感日益通货膨胀的年代,这一称呼常常遭到其不该享有的滥用与贬低——而是想到,我将有幸结识新一批中国最优秀的头脑与灵魂;元培作为一个深刻的教育理念,尽管经受种种曲解与磨难,仍能吸引这些精英与勇士;他们不仅将更深入地阐释元培的理念,也将接任团结与温馨的传统,成为这个出色的集体的新主体。一想到这些,我就激动万分,充满期待。

眼下个人现状的混乱与等待的焦急使得我对写作感到陌生与畏惧,因为由于心理的不成熟而导致的被环境左右了的混乱使得我笔下的感觉相比理性原则下的热情相去甚远,进而无论对读者还是对自己都是一种不敬;因此这封预想已久的信迟迟没有下笔。但看到可人师弟的一句“对于新生的冷漠令人发指”后,觉得无论如何,应当努力整理一下,只希望师弟师妹们从略显混乱的文字中感受到我的原则与观点。同样,在此处,一贯的追求体系完整与严谨的风格不得不屈从于难得兴起的兴奋感,而形成一种近似意识流的书写过程;这样对于泛读的读者或许反倒是好事:从中能更贴近我的自然的思路。不过,我未加细琢的文字,可能对阅读产生障碍;但我终究希望孩子们不只是把他当作一篇随笔或散文,而确乎是师兄的心里话。

你们从全国规模的重整中有幸来到最顶尖的一层,不是对于你们的标示与褒赏,而实在是一种建立在信任之上的责任;尤其在你们选择了元培之后,意义更为深刻。这种责任不是不是为任何其他人,国家、家庭、学校、包括“试验品”的义务,而首要是出于对自己的严肃、完整的思考,以及建立在之上的选择。大学与中学的不同,原则上在于从建立在线性的排名中的追逐,转化到多角度的选择与探索。这其中,尤其是开始时,选择的工作会比探索来得更多,否则对于广阔的选择,缺乏明确的方向,探索的能量失去理性的指导,成为迷茫、狂乱,以至现状中盛行的心理问题。因此,或许大学的本质工作是选择甚于探索——选择适于自己走的人生道路。这种选择,基于对自然与人的世界的整体认识与建立在之上的自主观念;以及对于自己品性、感性、理性的深刻认识。

这种探索突破了中学狭隘的领域与框架,容易让新生产生迷惑与不适。但是,这种新的模式是必须经历的,对于是否坚持自我选择权,是未来自主的人生与随波逐流的被动的人生的根本差别。……

赵智沉
新生报到前

给新生的信(1)——谈谈自主性与选择,以及适应初期的其它建议
亲爱的组员们:

从到北大报到至今,已有三周;这三周,足以洗净你们对北大生活的幻想,转而将你们推到了大学的起跑线上。这个旅程,正如你们已预料到的,有着许多浪漫的幻想中始料未及的不适、焦虑甚至失落。不过时间这个公正的裁判,不会等你做好充分的准备;甚至,在你还没有做好准备时,你就已经开始了这个旅程,尤其是这段将深远地影响未来四年的起步阶段。
这段起步的深远影响,是多方面的。首先在于你们的生活、学习的习惯与态度。大学需要强烈的自主性,这首先体现在学习上。大学不会有老师逼着你上课、写作业,也不会有一月一次的小考,需要自己督促自己。大学学习的目的远非应付考试——尽管这也是必要的——在浩瀚的知识海洋中要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思想远比知识重要,没有思想的知识是可悲甚至可怕的。希望你们在低年级多思考一些基础的、本质的问题。对于理科生,例如数学严谨性之所依,公理体系的基础;对自然的根本认识,对学科研究方法的认识;科学史;人与自然的关系;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关系……对于文科生,例如人类情感、心理、理性的本质、人类文明的本质、人类社会的本质、历史中得到的观念、社会现状等……作为一个合格的人,我们应当对我们所处的自然与社会,以及自己——包括人的本质与自己的个性 ——有所认识,这种认识首先是观念,其次才是具体的知识。可能并非所有人最后都会从事以思考为主要形式的职业,而是进入到社会各系统中,但作为一名清醒的、自主的知识分子,这些应当永远成为我们主要考虑的问题。社会的文明应当由我们的思想去引导,而不是一味得在社会的消磨中变得圆滑、丧失自我,甚至美其名曰“适应社会”。

我强调发扬自我,是因为看到大学里许多同学实际上丢失了自我,变得不关心自己,不尊重自己。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关心他人,关心社会。所谓的不关心自己,一方面是指遇事不经过自己理性的分析与考虑,而是把处事权交给了社会意识。眼下校园里许多盛行的不良风气,我已经同你们说过,应当用心去抵抗。例如:占座、迟到、上课吃东西、上课手机不调静音、不守信等等。对于这些不道德,至少缺乏关怀精神的行为,不应当见怪不怪,而要首先思考这些行为究竟对不对、好不好,然后作出自主的判断。尽管身边的朋友们出于“合群”而做这些不良行为,还会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你,甚至认为你特立独行、做秀,这些都不应成为我们自主判断行事的阻碍。

不关心自己的另一个方面,对于我们元培学生尤其重要,这就是专业选择。我始终向你们强调,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向,所谓适合自己,一是自己喜欢,二是自己的性格特质确实适合;当然首要的是兴趣。那些把自己的选择标准置于社会评价上而非自我认识上的,就是不关心自我的表现。如果你们担心过分关注自我是否是自私的、不关心社会的表现,那么可以这么说:在个人的能量发挥到最大时,相应地社会也将有最大的能量;而这其中个人的最大能量主要取决于自己是否有持久浓厚的兴趣。选择方向,应当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这种声音,应当尽量排斥社会观念的影响。自己内心深处喜欢什么,或许声音很微弱,但确实是可以听到的。你是否沉迷于安静地坐在书桌前思考一个极限存在问题的证明或收敛性?对于看似显然的命题,是否总想从公理出发获得严密无懈可击的推论?在实验室中,为配制一种溶液而能够专心致志不厌其烦重复上百、上千遍?面对一个上千行的程序,你是否成迷于耐心找出其中一个字母的错误而使得程序顺畅运行?或者,你是否在荒山野岭为寻找一块化石或鉴别地质年代而乐此不疲?请记住这句话:只要你喜欢这个专业,它就永远不是冷门。不过你们现在遇到的烦恼在于,在没有作出完善的考虑时,就要被迫选第一学期的课程;而这将很大程度上决定自己的专业方向。这固然是体制的不完善,但毕竟是一个选择权的归属。我想说的是:专业,以至于人生道路的选择,远不是一周两周所能完成的,能在整个大学完成,已经非常不错。甚至,在大学毕业时,你们仍很不清楚自己究竟想做什么。不过,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放弃对此的探索。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大学的一大任务是认识自我,甚至比专业学习更重要;况且,本科毕竟只是一个基础学习。大学是一个最大的试验场,允许失败;大学也是一个培养梦想的地方。因此,我想说的是:即使你们现在作出了课程的选择,也不要就此停止对自己的探索,在以后漫长而紧张的学习中始终尝试各种感兴趣的领域;另一方面履行一个“合格的人”的标准,在思想上去认识世界。我始终认为,人的本质是自由;而在思想上而非物质上认识世界,是人类达到自由唯一可行而且有价值的领域与途径。这样,你们就不会有现在这么深的迷茫无助的感觉。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们现在面对繁多的选择无从下手而驻足不前,你们眼下根据那些或许微弱的心声,跟着感觉走,边走边听,心声会越来越强,也会随着实践而越来越准确。或许,你们读了四年数学,到毕业时终于发现自己其实不是和面对这种纯粹的思维世界,这其实是件非常可喜的事,因为你能够下决心放弃已经读了四年的专业,这说明你的心声多么强,能够作出这样的转换。元培的同学们在开学就要经受这样的考验,是非常深刻的。或许有的同学为选择感到厌烦甚至恐惧,因为他们没有能力承担独自选择而带来的责任,这实在是一种怯懦的心理。一个连自己都无法负责的人,怎么能够指望他/她去为别人、为社会负责?有的同学会向我抱怨,说:你看,那些医学部的学生们多好,不用做这么多选择,学习生活没有什么不确定,以后又做着治病救人这么有意义的工作!我回答说:你不是他们,你又怎么知道他们究竟怎么想呢?他们没有选择权,那才是真正的可悲呢!你只是看到了他们治病救人的伟大,这种伟大是社会赋予他们的,对他们而言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或许他/她根本不喜欢学医,或者,他/她有着粗心的毛病或缺乏临危不乱的素养,或者他/她的身体条件使得他/她不能承担这样重的劳务;如果他/她没有把治病救人看成崇高的事业,那学医对他/她又有什么好的呢?如果他/她自身认识到了其崇高,那么这些缺陷,难道不会反让他/她为自己无法履行这种崇高而感到愧疚与自责吗?

总之,我在这里想强调的两个原则是:1、不要放弃对于选择的探索;2、选择中要倾听自己的心声,尽量少受外界的干扰。

另外,对于当下适应初期,有一些建议:(略去)

赵智沉
2006-09-23

大学生活该怎么过, 我入学时并无多做规划; 一晃眼三年过去将是毕业的人了, 偶尔回望走过的三年, 其实也有不少的话想与师弟师妹们说. 每个人的大学都不一样, 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 但是也正因如此, 每个人的经历才能对别人有所启发.

张锐和任羽中师兄曾经写过一本《完美大学必修课》, 也可一读.

Update: 赵同学系列文章 (2) 已经出笼, 不转载了.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