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新生vs老生

昨天(7号)下午应兔子之邀去42楼坐了一会儿, 为她解答了些技术上的问题. 去年这时候她们刚进校还算是 “樱桃” 的那会儿, 我做了她们的辅导员; 现在一年过去, 她们也都被人叫做师姐了. 看着小孩子们茁壮成长, 高兴之余不免还要感叹时间过得快. 再过一年, 我们就毕业了, 而她们至少还要在这个校园里面待多两年.

一年辅导员的经历, 再加上最近和一个06级物理学院的新生长谈, 让我感到做辅导员的过程其实也是反思自己走过的路的过程. 除了一些技术性的帮助以外, 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自己曾经的想法, 后来的想法, 今天的想法, 把自己走过的路告诉后来的人. 该摔的跤, 该折腾的事情, 还是要自己去摔一摔, 去折腾折腾, 这大学才算过得有意义.

06级的新生报到已告一段落. 安顿下来以后, 与父母依依惜别, 就要学着自己在学校里面乱串了. 如何鉴别出新生? 按我的感觉, 新生的眼神往往迷离而惶恐: 他们知道这个园子即将属于他们, 却不知道从哪开始, 如何把握; 他们中的大部分是家族, 甚至地区的骄傲, 却害怕自己的光芒从此被这里璀璨的背景所掩盖. 他们是年轻的, 他们仍然有着积极向上的心态和宏伟的希望, 他们希望能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就像我们的大部分人当初那样.

我们自己也曾多次感受过这样的轮回. 初来乍到时的忐忑在已经看不到影子, 但是还剩下些什么呢? 大多数人的理想与追求一点点地被抹去, 剩下一个现实的, 懂得如何把日子过下去的大学毕业生. 而大多数新生却接受着 “不要太狂” 的训导, 在燕园的马路上小心谨慎地走着自己的每一步.

去年我惊讶于许多新生的实用主义态度——这固然没有错, 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但抱着这样一种实用主义的心思进入北大, 确实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 上一门课之前先打听清楚哪个老师给分高, 做一个事情之前都先想清楚这个东西到底对我以后的职业生涯有没有用处——假如人生一切都可以这样事先计划, 那还有什么意思?

然而不这样, 又能怎么样? 大部分人如我, 最终还是要回到实用主义的道路上来的, 选课之前, 先打听打听.

新生们是年轻的, 他们仍然有着积极向上的心态和宏伟的希望, 而这两样东西现在恐怕只有每个学期初的一小段时间我会有. 什么环境使我们有了一种得过且过的心态, “不屑于” 与人去竞争, 而以一种 “不屑” 来伪装我们的懒惰?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