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升达事件的背后

“升达事件” 无疑地引起了大学生群体的强烈共鸣. 今天 QQ 上便有多人发来一个链接, 乃是有关此事的一个 Blog 报道(已被删除), 后面的跟帖中叫好声一片, 许多地方的大学生在 “声援” 的同时借机控诉自己所在的学校, 并表达了发动类似暴力行为的想法.

暴力不是值得歌颂的行为, 更不能冠以 “史诗” 的高帽, 这样的价值判断是危险的. 教育部不会因为暴乱而发给 “受害者” 们他们期望的文凭, 当事学生想必也知道这一点. 但是谁该为他们的损失负责? 校领导即使撤了职, 也无从弥补大学生们的损失; 于是诉诸于暴力行动, 只是表达他们的愤怒与仇恨而已. 校园里的熊熊烈火, 正是仇恨所播下的种子.

这样的事例应当不是偶然的, 套用邓小平的话说, “这场风波迟早要来”. 《南方周末》前段时间有一篇关于大学生就业的长篇报道, 将目光集中于二三流的大专院校 (请原谅我这么称呼) 毕业生面临的困境. 数年前为缓解就业压力高校扩招, 如今却带来了更大的教育压力. 所谓的 “教育产业化”, 各种民办或半民办的学校成为扩招主力. 大学收费昂贵, 学生修读四年拿到一纸文凭却发现依然难以找到想像中体面的工作. “咱就把自己当一文盲,” 招聘会一位大学生如此劝自己的同窗应聘保安公司, “只要收入能养活自己就成, 别想那么多了.” 这怎么能让人不感到辛酸? 即使升达学院的同学能如愿拿到郑州大学的文凭, 能不能找到工作还仍然是个问题 (当然, 应该是要比拿升达学院的文凭更容易找工作).

何况, 这里面还有为数不少的农村家庭. 在 “知识就是力量” 这样的口号鼓舞下, 无数农村家庭把孩子上大学看作改变他们命运的唯一出路. 南方周末的报道指出, 不少农村家庭在 “透支35年收入” 供孩子上四年大学后, 最终还是回到家里务农, 学费债务成为沉重的负担. 多维网转引中央社转引香港中通社的报道 (好多层啊…) 说, “升达学院的学生家长大多数是贫困农民, 但他们都愿意向学校每年缴付高达人民币一万元的学费.” 足以说明学生们的忧虑.

所谓的文凭问题只是个导火索, 点燃了学生的愤怒, 使他们有足够 “合法” 的理由走上街头, 以暴力的方式宣泄. 众多具有相似遭遇的大学生目睹此情此景, 也仿佛是自己走在街头抗议这社会的不平. 从某种意义上说, 升达不幸成为了政策失败的出气筒.

猫注: 关于这个事件有很多话题可以说, 先挑这个角度… 欢迎留言谈谈你的看法, 但注意尺度.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