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与Google面对面

Google Fractal

本文中所有Google公司人员发言均未与当事人核对, 亦不代表Google公司观点, 引用请慎重.

猫同学在北大待了快三年, 从来没有为任何活动排过队领票, 这次算是为Google面对面破了个例(猫同学so大架子啊…) Google高管访问团来北大, 做为Gfans的猫同学自然不能错过这样面对面与Googler们交流的机会, 何况还是高管们…双眼放光中.

Google面对面挑在了英杰阳光大厅举行. 走进去的时候小惊讶了一下, 大厅里面空荡荡一片, 椅子都撤掉了, 果然很有Google风格. 四张桌子前则分别立着来访团四位主要人物, Alan Eustace, Marissa Maye, Jeff Dean和Dennis Hwang的介绍, 和很多农夫山泉.

Googler们迟到了一会, 据说是因为路堵的原因. 到了就马上开始, 一位Google的北大校友先介绍了一下活动的安排和上面提到的四位主要人物, 他们也各自上台露了一下脸. Alan Eustace(现场)是Google的Vice President, 2002年加盟Google, 主管全球所有的工程研究和产品开发, 喜欢骑车和滑雪等; Marissa Maye(现场)是Google的第一位女性工程师, Google以简洁著称的搜索界面是她领导下的作品, 她是Stanford毕业的, 目前也仍然在Stanford担任教职; Jeff Dean(现场)是三位Google Fellow之一, 有把Fellow译成创始人的, 而实际上这位先生是Google第30位员工, 主持人认为把Fellow译成”院士”比较恰当, 即对Google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直接参与了Google大部分产品的开发, 几十项专利在手. 也是多才多艺啊, 小提琴…… 最后的Dennis Hwang(现场)是我最感兴趣的, 因为他是被无数Gfans追捧的Google Doodle的创作者, 他展版上的Google标志也与众不同——然而那只是他20%时间的杰作, 他的官方title是webmaster, 带领一个12人的团队负责Google网页的更新.

令人兴奋的是除了这几位”焦点”以外还来了几十位Googler们, 足足可以填满一辆大巴. 来者各具特色, 有做管理的, 有做营销的, 更多的是Engineer. 涉及的产品线也非常广, 做News的, Desktop Search的, Adwords/Adsense的, Mobile的, Maps的, 当然也有核心的搜索技术的, 大部分来自总部, 也有不少目前在北京工作的——很多人是二月份才用Moutain View调来中国.

一个接一个自我介绍了一下, Googler们就散到人堆里面开聊了.

首先和一位Google中国做Adwords的李琦聊, 交流了一下关于Google中国, Google如何处理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这些方面的做法, 另外我也好奇Google在中国打算如何推广Adwords, 及如何监管代理商等, 她则向我详细解释了Google在此方面的政策.

此后去找Dennis Hwang. 同学们一开始都以为亚洲人面孔还姓黄的Dennis应该会讲汉语, 知道他是韩国人不免都有些失望. Dennis看上去有些腼腆, 但他的英语相当好听, 我强烈称赞了他的Doodle作品, 表达了对他的崇拜, 索要了他的签名并与之亲切握手. Hwang说, 他的作品是用Photoshop和CorelDraw画的; Hwang也和我一致认为, Yahoo, 百度等网站的节日logo系”just a copy of Google’s”. 之前正好在Google Official Blog上看到Google在英国举办”Doodle 4 Google”比赛的消息, 期待某一天Google也会在中国举办类似的比赛.

接着旁听Jeff Dean与几位同学关于Google产品的讨论. 有些同学认为拿Blogger和MSNSpaces比较, 也有人建议借鉴Yahoo将搜索社会化的设想. Jeff Dean认为Google正在做这方面的尝试, 除了组织好互联网上现存的信息, 也创造尽量多的机会让用户创造内容, 如Orkut. 但其实我觉得Orkut的市场定位并不是非常的好, 目标撒得太广必然导致竞争力的下降, 最近与Nike合作推出的Joga也许是个不错的方向, 通过对用户的细分更好地服务于某一个群体的用户. 今天来的每一个人都被套了一个中文名上去, Jeff Dean被叫成了邓杰夫.

Google Desktop Search的工程师是一位黑人女性, 在她那里扯到了Google的文化, 关键词自然是innovation; 又说到许多Microsoft的人被Google的文化吸引而跳槽过来(最著名的是李开复了), 而Google从来没有人跳到Microsoft, 于是会心一笑.

然后听到一位同学在和Google中国的一位Development Manager讨论Google搜索如何针对不同人群关注的不同领域做优化的问题, 我认为他实际上说的就是垂直搜索. 这位Manager则阐述了他们对搜索引擎的看法和困惑, 以及Google与市面上一些其它搜索引擎的比较. 他认为目前做搜索引擎的门槛并不高, Google的成功关键在于解决好了对搜索结果排序的问题, 而保持领先的关键应该是在于对搜索结果的进一步改进. “(一个公司)花20%的时间就可以做出一个搜索引擎的80%, 关键在于剩下20%应该如何优化”. 他也向我们介绍了Google在中国的市场推广情况, 我们也提了一些建议. 至于我们关心的Google中文名, 他表示”不清楚”, 此时有人插话说听”那边有人说”明天下午发布.

一位不明身份的工程师则告诉我说Google里面有非常多学Physics的同志, 并说Google招人并不看知识面, 而是看Critical Thinking的能力等等. 当然我要问一下他物理专业毕业生在Google里头都干些啥, 他则赞颂了一番物理系毕业生思维上的优势. 此外他和一位智能系的同学介绍Google的一些技术和在测试产品方面的一些做法, 旁听了一会.

Alan Eustance身边一直有很多人, 我路过的时候他正在讲述对盗版mp3下载的看法; Marissa身边人就更多了, 一直没有过去.

原定五点结束的活动四点半就结束了, 于是抓紧时间又和Dennis聊了一会. 遗憾的是是次活动没有发放什么Google纪念品, 除了农夫山泉以外. 李开复的演讲还发T-shirt呢, 等什么时候Google收购了农夫山泉吧…

一个发现是Google里面大部分做管理的都是技术出身, 也许这样的管理者才能更深入地了解工程师文化, 将管理与产品结合.

Update: 文中提及Google中文名已经发布, Google正式定名为”谷歌”. 猫同学对此不予评论.

]]>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