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未名湖是个海洋

当所有的歌手站在台上, “未名湖是个海洋”的旋律最后一次想起时, 许晓峰说, 我们出这张唱片, 要证明两个事情. 一个, 是我们北京大学的学生能写出全国最优秀的流行音乐; 第二, 要证明理想主义的光辉, 永远永远不会, 在北京大学这里消失.

未名湖是个海洋
诗人都藏在水底
灵魂们都是一条鱼
也会从水面跃起

许秋汉的这首词, 当年每次进出ytht时总能看到.

演唱会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插曲, 便是许秋汉唱长铗. 有人说这一首愤怒的歌曲. 是的, 据说是九○年北京出台一个莫名其妙的政策, 留京学生要另交一笔城市增容费. 许秋汉同学等做为”有意见的知识分子的代表”便写下这首曲子, 直抒心中不满.

许秋汉说, 中国读书人的传统便是不为三斗米折腰, 可近百年来这样的读书人不是饿死了就是被害死了. 然而北大仍然有着这样的遗老遗少. 读书人的传统, 在北大不会断.

于是台下掌声雷动, 叫好声一片.

长铗 归来乎/食无鱼 出无车/两袖清风为谁忙/国家不用作栋梁
长铗 归来乎/无以为家 无可牵挂/十年寒窗付东流/壮志未酬回故乡
天下兴亡事/在我胸中藏/叹望世上满目苍凉/碌碌奔波空悲伤
长铗 归来乎/士可杀 不可辱/从今后对酒当歌/乐得逍遥回故乡

观众听完似乎还觉得不够爽, 于是起哄, 于是许秋汉同学又重复了最后一段. 那铿锵有力的最后三个字——”回!故!乡!”, 似乎真能疏人心中抑郁.

今天的不公也许比一个”增容费”大的多, 然而我们的愤青也是多得多, 一声号子, BBS上便是愤怒满堂. 只是这些愤怒也许只是一种风尚, 一波一波的唾骂, 绝无前辈的那种磅礴大气, 那种直指咽喉的快感.

再说徐小平. 想不到第一次见徐小平居然是在这么一场演唱会上, 看着他老人家在台上扭得一塌糊涂, 然后一扭完就语出惊人, 我是徐小平, 新东方的徐小平, 大家可以叫我小平同志. 刚才那个浑厚性感的男声是王强, 他当年是北大艺术团副团长, 我是北大艺术团的指导老师,
而现在管我们的那个俞敏洪, 当年是北大艺术团的观众.

据说, 这位小平同志在十六年前那场连名字也不能提的政治风波中曾经一度是领导人, 只是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被踢出局了. 我又想起那个胖胖的孔庆东, 这一代人, 或多或少与那个大事件有关系.

“星期天”现场唱得效果不好, 然而徐老师那扭啊扭和及其夸张的飞吻实在是叹为观止.

困了, 先大概写到这吧. 本来出来的时候想买一张收藏, 结果索价60, 自己却只带了50在身上, 只好作罢.

理想啊理想, 今天的未名湖是不是还像过去那样, 装着燕园里年轻学子们沉甸甸的理想? 过去的他们, 是不是也会像我们一样, 坐在未名湖边仰望星空, 一边谈人生谈理想?

未名湖是个海洋, 诗人们都藏在水底.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