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团在哪里?

(副标题: 我的增强团员意识主题教育活动学习心得)

■王俊煜 元培计划 00346106

坦率地说,作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一名“老团员”,一名多年的团干部,我没有在此次学习活动中学习到什么东西,也没有看到此次的教育活动的任何真正有意义的成果——如果说这个以“增强共青团员意识”命名的主题教育活动的成败以广大的共青团员是否真正地增强了自身的所谓“共青团员意识”来衡量的话,那无疑是失败的。

然而既然每个团员都需要撰写这么一篇两千字的文章,而且大部分的团员都碍于各种各样的顾虑不愿意退团,那么我们也可以由此认为,主题教育活动还是在团员当中起了一些影响的,至于这个影响是好还是坏,我想大家心里自然清楚。读我这篇文章的同志应该也读过很多其它同志撰写的学习心得了吧,有多少人真正认真地撰写了这篇心得,而非通过Google或
者百度找来几篇文献组合而成的,您应该了解。是不是可以归结于基层团支部贯彻上级指示不力,广大青年没有认识到增强共青团员主题教育活动的重要性?是的,完全可以这么归结;但是他们错了吗?不贯彻上级精神自然是为团的纪律所不容,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难道不是广大共青团员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出的选择吗?一塌糊涂网站关闭的时候,在团组织以及青年研究中心的压制下,仍然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大量抗议悼念的文章(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心得”);今天,神圣的团员意识教育在各级团组织的层层压迫之下,仍然鲜有人认真对付,这就是广大团员青年所做出的选择。

团既然已经要大张旗鼓地进行所谓“团员意识”的教育了,尽管仍然遮遮掩掩地称之为“增强”团员意识,但仍然无法逃避今日之团员青年已经很少能有“我是个共青团员”这种意识的事实。一个健康的组织,是根本用不着费尽心机来提醒自己的成员“你是我们这个组织的一员”的。我们的共青团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应该首先检讨一下这些年来团的工作做的如何,检讨一下现在共青团是不是真正“代表和维护青年的具体利益”,成为广大青年与党和政府之间的纽带?还是仅仅党、或者具体地说,当权者的附庸?

有人说,团委在学校生活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是的,北京大学大大小小的活动中都不能缺少团。从教师楼里面的讲座、到三角地热闹的社团活动;从讲堂里面五光十色的舞台,到同学日常所需的北大未名站;从校内四处可见的横幅,到信箱里经常不请自来的北大青年,到处都是团委的身影。然而,这是不是说共青团就在同学当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不是的。开展适合青年特点的独立活动等等确实是团的工作的一部分,但共青团的最基本工作并不是开展这些活动——同为中国人,港澳台的大学没有共青团,这些工作一样做得非常出色,甚至比我们更好。共青团之所以为共青团,需要突出的是其做为先进青年的组织的政治属性——尽管当今我们的适龄青年大部分是团员,早已没有什么先进性可言(除非我们假设,中国青年比世界上的其它青年都要先进;即使如此,这种先进性仍然是荒谬的,因为先进性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从这个角度来说,核心问题就是共青团的思想政治工作、对团员青年的教育引导工作、代表团员青年与党和政府沟通的工作到底做得如何?

思想政治工作不消说,如今广大团员青年一听思想政治这个词,甚至一听“政治”这两个字就噤若寒蝉,可见多年来说教的、脱离实际的政治教育为害之深。在这种情形下,与实际生活关系密切、形式生动活泼、内容翔实精彩的境外宣传深入人心,不足为奇。更为有趣的是党和政府,当然还有我们的团组织不是开诚布公地阐明疑点,而是千方百计地封锁各种各样的消息,这种完全忽视广大人民群众,包括我们“先进青年”智慧与判断力感受的、简单粗暴的工作方式不是掩耳盗铃、自取其辱又是什么?政治上再先进的青年、再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同学,也会被这些官样文章吓跑的。在这里我希望广大党报党刊团报团刊的新闻工作者们,不要求你们报道所有的事实,但请至少不要在你们的报纸上出现诸如“在一小撮不法分子的煽动下,一些群众听信谣言……”之类自欺欺人的话语。

再拿我们北大来说,北大源于五四的自由、民主的光荣传统今天还剩下多少?暂且不论“自由”、“民主”是否为党的政策所容,今天我们北大学生不是不关心国家大事,我们广大团员青年空着一腔的爱国热情,却连个议论时政、针砭时弊的地方都找不到;即使有也被扼杀,而此时共青团组织却一边忙于各种各样风花雪月的活动,一边忙着给广大团员青年“灭火”,这有没有责任?再举一例,北大今年数名同学非正常死亡,我们敬爱的团组织又有没有尽到及时关心青年思想、生活的责任?每次北大团委向上级汇报的思想动态,有多少是青年真正所思、所想的,而不是面对官僚、记者说出来违背内心的话语,或者是一些掌握了话语权的团干部假惺惺地“代表广大团员同学”、甚至根本空想出来的只有好话没有坏话的“思想动态”?这样的工作方式,能真正代表团员青年的利益吗?

写到这里不免想到十六年前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政治风波,那场风波中,北京高校学生抛开团组织与团组织领导下的学生会,成立了自己的政治组织。难以说是哪方的责任,最终酿成悲剧。我想的是假如今天再发生这样的风波,同学们会不会向团组织投以信任的目光?团在同学心目中的形象,到底该是一个当权者附庸的形象,还是成为一个青年利益的真正代表?

或者,请容许我以歹毒的心思、在胡耀邦同志诞辰九十周年来临之际问一句,假如周强同志哪天不幸逝世,广大青年学生是不是会像当年悼念胡耀邦书记那样,来悼念我们敬爱的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周强同志?

做为一名共产党员的我,也正在党内进行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心里不免会对两个活动进行一番对比。我喜欢在本支部的先进性教育活动早期中大家畅所欲言的那种氛围,通过那样的讨论,确实很有提高;但物极必反,当这彻底成为一种负担的时候,也就变得沉闷至极了。至于团员意识教育,更是不必谈,我们的各级团组织正忙于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帮助同学们完成这个材料。我们今天在一个精神分裂的社会,人们心里想着一套,嘴上说的却是另外一套迥异的话;而团员意识教育,以及许多地方的先进性教育,正在这样的外皮下开展着。

本无意写如此不得体的文字,只是不希望在一些别人的文字上头署下自己的名字而已,所以东拉西扯一些。耐心读完的同志辛苦了。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