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如果不在外企工作了

这周,Yahoo! 北京解散。

其实这本来是一件悲伤的事情,但其它公司纷纷去 Yahoo! 楼下「举牌抢人」的场景却一下子把这件事情变得娱乐化起来。说句不好听的,挺像秃鹫抢食的。

我上一次的类似经历,得回溯到 Google 2010 年初宣布对华政策调整的时候了。那次的气氛略有不同,大楼前是鲜花、蜡烛,和警察;不是解散,但在外界看来,「撤出」已是定局,于是,那一天是我这辈子接到最多猎头电话的一天。

我本科毕业的时候只给 Google 一家公司投了简历 (对,从来都那么喜欢 all-in…)。我喜欢这家公司能做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做为「粉丝」,我实在是太好奇这些产品是如何诞生的了,尤其是还有机会参与其中,感觉就像能躲在后台看魔术是怎么变出来的一样。Marrisa 在 Google 的时候组织过一个叫「Tech I&I」的沙龙,第一期就请来了 Google News、YouTube、Google Maps、Gmail、Chrome 的发明者们来分享这些产品诞生背后的思路和故事,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实在太有趣了。

同属互联网外企,Yahoo! 和 Google 应该有蛮多类似的地方,尤其是据说 Marrisa Mayer 带了很多 Google 的文化去「改造」 Yahoo!。Google 和 Facebook 作为当代硅谷互联网公司的领头羊,他们的文化输出在这群公司中创造了某种不言自明的共同话题和优先级:创造力、以用户为中心甚至有时候过分忽略商业化和营销、大胆或鲁莽、由影响力带来的自我驱动,等等,我管这个叫「Culture Infrastructure」。

中国和硅谷仍然是不大一样的两个世界。和那个「Copy to China」的年代相比,两个世界已经更接近,但仍然不大一样,两个世界中生长出来的公司,做事风格也很不一样。

刚刚过去的周一,腾讯科技邀请我参加了一个和 Walt Mossberg [1] 的晚宴。在饭桌上,Moserberg 用他作为一名记者盘问采访对象的语气问我们,「Tell me what China will beat Silicon Valley」。实事求是地说,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在很多方面已经是世界领先,我经常和美国朋友们炫耀中国的互联网服务——无需加价即可当日送达的电商、五花八门细致入微的「O2O」,等等。但实际上,这样的服务之所以在中国比美国更发达,还是因为中国的人力成本相对低廉,而城市中产阶级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又在迅速提升,这样的一个阶层差距才创造了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空间,移动互联网的出现恰到好处地弥补了其中的信息不对等。[2]

这才是「风口」的来源。这些都是很厉害的、我也乐于享受的创新,但并不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技术创新 [3]。Peter Thiel 的《Zero to One》中没有涉及到 O2O,但我想他会把 O2O 归类到他并不那么喜欢的「从 1 到 N」式的、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中 [4]

我在 Google 工作两年多后,觉得已经明白了足够多了魔术原理,于是开始考虑创业。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要放弃的东西比我想的更多——安逸的生活、昂贵的医疗保险、几乎想去哪里出差就可以去哪里出差的机会、去美国工作的可能性,以及,「身份认同感」。但,缓慢的决策、对本土市场的不了解和傲慢,以及越来越多同事似乎并不为了创造而工作,也是让人觉得浪费时间 [5]

我想要的工作环境,既有更接近硅谷的做事方式,又能服务好本土用户,而这不管是外企还是本土大公司都无法满足的。所以,我也就没有把那一天纷纷打来的猎头电话放在心上,而是做了豌豆荚。经过去年的一些困难,我对今天的豌豆荚的工作环境感到满足,既有相互支持、有创造力的文化,又能直接服务身边的用户。所以如果 Yahoo! 的朋友们对「创造」抱有类似的想法,不妨考虑一下我们。

题图是 2007 年,金融危机前一年,在 Google 总部出差时正好遇到了「年会」。
感谢朱大力审阅、编辑。


  1. Mossberg 是美国著名的科技记者,在中国常被成为「莫博士」。他的开场白是,Actually I’m not a Doctor.  ↩

  2. The Economist 这篇文章讲述了「按需经济」可能在美国加剧的社会不平等:《Workers on tap》  ↩

  3. Ben Evans 也不认为 Uber、AirBnB 属于 “Tech Company”,见《Mobile is eating the world》 ↩

  4. 多说一句,这本书中文版推出后,我认识的不少人对这本书评价不高,或觉得看不懂。我想这也是两个世界差别的一部分。客观地说,Peter Thiel 是探险家,他和 Larry Page、Elon Musk 是一类的,但大多数人不是,包括 Steve Jobs。探险家很酷,但也很容易死;这本书不是真理,但确实能提供挺多在我们身边不常见的视角,下次再评。  ↩

  5. 新一代的互联网外企,如印象笔记、Flipboard、Uber 等等,在我的接触里却是非常有活力的。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