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年,过完了

去年过年,我和朱大力不管不顾,去了日本玩,就没回家。今年,就把整个假期放在了不同的「家」里面,广州、潮汕、诸暨、北京,都跑了个遍。

元宵都过去了,年也过完了,整理一下我们过的这个年,然后继续新一年的创造吧。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南方气候温暖,春节在广州正是花开时节,市区道路年二八到年三十改为临时的迎春花市,只有三天。我大一的时候曾经和几个同学在东山花市租过一个摊位,在北京天成市场 4 毛钱进货的剪纸卖到 8 块钱,算是做的第一笔小生意。一转眼十多年也过去了。

拜祖公。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年三十。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大年三十,潮州,奶奶家里,「拜祖公」,即祭祖。我是在广州出生,潮州长大,再回广州上的小学。传统的仪式我和爸爸都不懂,两个杯子应该一个放酒,一个放茶,请祖先来喝,但到底应该哪个放茶、哪个放酒,最后还是得请教奶奶。先人养育我们,这里的意义小时候并不明白,只是照着长辈行礼,后来慢慢才懂一些。

粿。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桃粿。米制品,潮州话都叫粿,外面米皮,里面是糯米饭。那天没有煮饭,于是当主食吃。爸爸一边吃一边说,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每次吃这个都会说,做起来太麻烦,其实都是米,吃到肚里还不是混在一起的。爷爷二十多年前就过世了。

年夜饭。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大年三十晚上,潮州,奶奶家里。年夜饭是四叔掌厨。爸爸在旁边一直说,在广州自己的厨艺还算好,一回老家就不敢下厨了,兄弟姐妹们都是一手好厨艺。四叔说,也有好几年没有下过厨了,今天是在家里吃年夜饭。

年初一。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大年初一的潮州西湖。早晨和爸爸出去给老舅 (爸爸的舅舅,奶奶的兄弟) 们拜年。爸爸说有二十多年没有在潮州过年了,春节天冷,觉得要奶奶多备几床被子太麻烦,何况如今有高铁,所以平时经常回家,反倒是春节很少回。今年奶奶身体不大好,多回来看看。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芥兰是潮州的好吃。不过其实也不一定,也许只是因为我们的味觉是被我们最为习惯的那个味道所定义的。「潮州的人吃惯了这些出去怎么会觉得外面的东西好吃」,爸爸说。

我小时候住的老房子。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大伯家。我小时候在潮州的时候是由大伯和大伯母照顾,所以我也叫他们「爸爸」「妈妈」,小学暑假的时候最期盼的就是去「潮州爸爸妈妈」家里过暑假,我们那时候就在这个屋子里没日没夜打 UNO。那个时候大伯家有一只用来垫脚很舒服的大白猫,我对猫的喜爱大概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喵。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上次来的时候养的还是一只小黑猫,说是后来上房顶去玩就没回来。在市区的老房子,猫白天都上屋顶去玩耍,要吃饭或者生娃了才回家,偶尔也捎点死老鼠回来。

粿条摊。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街边的粿条摊,大年初一的晚上,细雨之中生意仍然很好,一碗沙茶粿条十块钱,心满意足。北京的各种潮州餐厅,还没见过有卖这种食物的。

打呵欠。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街边的小卖店,打呵欠的白猫。我对潮州的印象还停留在幼年的尺度、早上豆浆和油条的香味、雨后的石板路。小时候看起来很遥远的路程,现在走两步就到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北京呆久了。

功夫茶。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我自己泡功夫茶很不熟练,爸爸说我茶叶放得太保守。作为潮州人,我小时候可能喝茶比喝奶还要多一些。以至于茶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提神效果。当然,现在咖啡也快没了。

雨过天晴。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雨过天晴。广东天气好,却也要配合慵懒的午后,一年也只有这几天能慢慢享受。

回来工作其实也已经有 10 天了。可能是我结识的年轻人变多了。往年过完年回来,主题是「逃离北上广」;今年大家过完年回来,一下子似乎变成了对「跨维度沟通」的集体困惑。

乡愁一直都在,代际冲突也一直都在,也许只是在科技进步的带动下,生活方式和观念的变化速度越来越快,所谓的「数字鸿沟」也越来越大。我们身处互联网行业,自然更直接感受到这种冲突。然而,如果我们这个行业的工作结果只是让不同地域、不同代际、不同阶层在信息和观念上鸿沟越来越大、并为之沾沾自喜,也是一件有些需要反思的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