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我们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10 月底在上海应《南方周末》知乎 做的一个演讲,视频在上面,背景故事在这里,稿子在下面 (和现场略有不同)。

我最近比较开心的一个事情,是突然发现豌豆荚其实已经是一个非常大众的应用了。有个第三方公司给了我们一个数据,说豌豆荚在所有中国人的 Android 手机上的所有应用里面,能排到前十名。在我们的前面和后面,全都是大公司,比如说,腾讯、360、新浪、搜狗等等。只有豌豆荚是一间还不到 100 个人、创办不到三年的公司。

另外一个让我们自己觉得惊讶的事情是,大家也知道中国互联网有几座大山的说法,这里面,腾讯、百度和 360 都有自己的「豌豆荚」,他们也用了很强的推广手段来做推广,包括弹窗、捆绑等等。但是,即使用了这样强悍的办法,到今天为止,豌豆荚的发展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这里面有一个小故事。两年前,也就是 2010 年的中秋节的时候,我和创新工场投资的其它几家公司的创始人一起到 360 的 CS 练习场去联谊,和 360 的团队对战,结果大家应该很容易想像,我们这边毫无悬念地输了。打完仗中午一起吃饭,周鸿祎教育我们说,在中国互联网要做成事情,像你们这些「书生」是不行的。你们做的事情太过于阳春白雪了,是打不了仗的,生存不下去的。

但这一定意味着只有花里胡哨、每个像素都塞满内容的产品才能取得成功吗?做一个更简单好用的产品就是注定没法走向大众的「阳春白雪」吗?其实我们创业的过程,就是一个从会去诚惶诚恐地听很多前辈的建议,到发现其实自己走出来的路也不错的过程。但几年来,大家又一边觉得豌豆荚过于「阳春白雪」,一边来借鉴我们。在中国,一个「阳春白雪」的产品就不能成功吗?这是我的第一个疑问。

再讲另外一个故事。豌豆荚刚刚发布的时候,有人和我们说,你们这个名字啊,什么「豌豆荚」,不够响亮,像「迅雷」啊什么的才响亮,好记。说实话,我当时也觉得确实不够响亮。为什么呢?最早的时候我们想了很多自己挺喜欢的名字,其中我自己最喜欢的是「豌豆」,对应的就是 wandou.com。这个域名,代理商开价八万块钱,我们砍了几次价以后,居然变成了十万块钱。这笔钱当时对我们还是一笔大钱,不舍得,所以就找各种豌豆的变体,最后找到了「豌豆荚」,只花了五美元。其实当时也是想着这个名字先用着,以后有钱了再买 wandou.com。所以当时这位前辈和我说这个名字不好,我其实心里还挺赞同的。

后来豌豆荚越做越好,百度指数甚至超过了「安卓」。有一天,突然开始有人问,「豌豆荚这么好的名字是怎么想到的?」这就觉得很有意思。原来一个你自己不觉得好,前辈们也不认可的东西,突然成为别人眼里成功的榜样了。这也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现在不管在百度还是 Google 搜索「豌豆」,其实第一名也是豌豆荚。

传统上是认为要做事情先要有响亮的好名字,但我发现,名字的含义其实是人去赋予的。

所以我有时候会想,在我们这样的一个时代,到底「前辈」和经验的价值应该有多大?我们经常说中国的互联网有多么乌烟瘴气,有很多的事情会让人觉得无奈,那为什么我们不去改变它,而是继续遵守那些不合理的规则?这里面有很多理想主义的成分在里面,但我相信,只要坚持自己对的想法,慢慢做,很多东西都可以得到改变。

这里再讲一个故事。我们做的虽然是一个很新的行业,但也已经有一些「成规」。有不少公司会付费推广自己的应用,行业里面惯常的做法是把广告和正常的排名打包到一起收费。打个比方,某浏览器如果为每个下载付 1 块钱,在不投广告的情况下已经有 10000 个下载;买了广告以后,增加了 2000 个下载,应该付多少钱?按我们正常的逻辑,付 2000 块钱就可以了。但行业里面的惯例是,他们会找你要 12000 块钱。大家能理解这里面不合理的地方吧?我自己是认为很不合理的。所以我们在尝试做类似业务的时候有两个改变,一个是把广告和自然结果严格分开,对广告明确标示,和早年的 Google 一样;另外一个是我们只收 2000 块钱。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我们傻,包括我们的客户,已经习惯了过去的模式,所以我们这种模式虽然能给客户省钱,还是遇到了很多阻力。好在这样的模式坚持了一年多,客户终于是慢慢开始认同了。

这个过程中最痛恨的是总是有很多人会显得很有经验的样子。我经常听到的几句话是「这不现实」「在中国不耍流氓是不行的」「这太天真了」「这太理想主义了」。什么时候理想主义成为了一个贬义词呢?我不明白。

更可怕的是,还在校园里面的学生也是这样的,有些言论我也经常在和应届毕业生聊天的时候听到,比如说「在中国只有技术好是没有用的」「渠道为王」。我心里就会想,你们真的试过吗?你们真的有试过按自己的想法去做,然后摔得头破血流吗?如果没有试过摔得头破血流,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是个不可能的呢?如果真的有那么多的不可能,豌豆荚的一切都不存在。

我和南方周末的记者讨论这一场应该讲什么的时候,他提到一个概念是「八零后的宿命」。我觉得「宿命」这个概念,最可怕的就是,你自己已经认为自己是在一个宿命当中了。我的感觉是,反而越年轻,大家好像越来越难去做出自己的决定。我自己是八五年的,我上什么大学、读什么专业、毕业出国还是工作、要什么工作,都是自己拿的主意。我自己上的北大物理系,毕业去 Google 做设计师,都不是特别传统的决定。但现在拿找工作这件事情来说,好多人都没法自己做主了。

我们每年在学校招聘都会遇到一些例子。比如,去年有特别优秀的同学,北大毕业,在微软等等都实习过,除了拿了我们的 offer 以外也拿了很多大公司的 offer,也很喜欢豌豆荚,已经口头答应了加入我们。但第二天早上又说不行,说父母不同意。最后去了人民搜索,因为能解决户口。不是要抹黑人民搜索,人民搜索做的事情也有价值,也不是说北京户口不重要。但是客观地讲,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同学,加入人民搜索,还是加入我们这样的单位、或者更市场化的单位,不管是你自己个人的影响力、还是得到的锻炼上来说,都绝对不是在一个数量级的。

你看到这样的案例会觉得很悲伤,本来是一个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一年、两年可能看不出来,我自己今年工作第五年,到第五年的时候,一定有明显区别。这仅仅是因为一个户口,值不值得呢?

所以,我觉得宿命都是自己给的。这里面有制度的因素,比如户口;假如没有户口,也许大家是更容易做出自己内心的选择。也有教育的因素,但最终还是在自己身上。说到底,我们自己越来越倾向于遵守规则,即使那是不合理的规则。我们也越来越现实,仅仅抓住那些眼前能抓住的东西。

今天来这里,主要就是想讲讲我自己的故事,豌豆荚的故事。一般,各种经验的介绍都会告诉大家,要更现实。我想告诉大家,不要那么现实。我们可以更勇敢地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既然是年轻的一代,就应该做出年轻的,新的一代事情,而不是活在别人的阴影下。

谢谢。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