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动机

Skyline

A photo posted by Junyu Wang (@junyu) on

我刚到北京上学的时候,海淀图书城还叫海淀图书城,那会儿感觉都是卖考研书的小店,里面有间「李先生加州牛肉面」,牛肉面的对面有一个卖袜子的,店门口的喇叭总在喊「清仓甩卖,最后三天」。袜子终于还是消失了,加州也是没有牛肉面的,考研书也慢慢一间间倒闭了。这些都不出乎意料,可海淀图书城居然直接变成了「中关村创业大街」,这个战略转型还是蛮精彩的。

去年 11 月份的时候,《南方周末》有篇报道,讲了在大街上发生的几个创业者故事。这篇看似白描的文章也许刻意突出了不少用来营造戏剧冲突的细节,但如果把互联网创业看成是一个一夜暴富的、买彩票式的致富捷径,那还是挺大的误会的。

也许我自己也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恰巧,这篇报道我是在从爱尔兰回来的飞机上读的。那次是去参加一个叫「F.ounders」的会议。参会者大约有 200 多人,大多数是公司所处阶段和豌豆荚比较相似的 Founder,还有许多投资人、银行家和作家,但来自中国内地的甚少,只有徐小平老师和我,充满了异国风情。

说是会议,爱尔兰人民可能除了喝威士忌之外不需要做别的事情,议程大概是下面这样,你们感受一下:

  • 第一天:欢迎酒会、组团去酒吧、酒会、在博物馆里面的晚宴、酒吧
  • 第二天:酒会、在火车上的酒会、参观酿酒厂和品酒、酒会、在乡村的晚宴、在篝火边的酒会、酒吧
  • 第三天:圆桌讨论、午宴、酒会、在城堡里面的晚宴、酒吧

细心观察,会发现居然有一条议程没有喝酒——第三天早上那个圆桌讨论。那天早上的圆桌讨论在一个城堡酒店里,分了好几个分会场,我参加的那场,主持人是 Wired 英国版的主编 David Rowan,话题是「Psychological traits of truly great entrepreneurs」。

于是十几个 CEO 开始七嘴八舌聊 truly great entreperneurs 的 psychological traits 都是什么。我听了一圈,感觉都是,哦,每个人脑子里面好像都有这么一个或者几个非做不可的 idea,一碰到机会就要去试,不做出来总是会手痒。如果第一次不成功——那几乎是一定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总结经验,换个方法再试就是,直到放弃,或者成功。

这听起来有点主观能动性可以战胜一切的鸡汤气势,但那真的是一次很开心的会议经历,因为一下子认识了好多原来只在科技媒体上见过的人或者读了差不多十年的 blog 作者,活生生摆在面前。几乎认识的每个人都比我更聪明,即使是 John Sculley 这样的长者,思维锋利的程度也让人赞叹。一个屋子里塞满了这样的脑袋,闲聊时倒出的鸡汤也更容易喝下去一点。

唯一的瑕疵是我不喝酒,好在西式酒会比较随意,拿一杯白葡萄酒在手上就能用一个晚上。

在回程的飞机上读到这篇文章,于是就在想,这两群人有什么区别。其实都是创业者,比较成功的创业者,和还没有成功的创业者,努力、运气、智商,假如都都没有区别的话,也许唯一我能感受到的区别,就来自于动力是不是更单纯一点,更来自「创造」本身的乐趣,而不是名利一点。归根结底,我们也是依靠自己的劳动来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劳动者,把这些价值里面的一部分变为收入来养活自己而已。


快过年了。对我自己个人来说,2014 年其实是挺漫长、也挺难的一年;回头翻一整年的照片,有很多好像都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这两天有两位同学在不同的地方问我,你的动力是从哪里来的?What keeps you going?我就想起了这么两群人。

说了很多大道理,也不一定能过好自己的生活。我去年重新读了几遍青年志发表在《城市画报》的 90 后报告,其实还是典型的 80 后风格,讲求「奋斗」,并不享乐。和事情顺不顺利、工作强度大不大,关系不是特别大,怕的是羡慕别人的生活,将别人的动机放在自己的动机之上,追求不是所真正追求的东西,就会觉得痛苦。有好几次我确实怀疑自己很难坚持下去,不能喝酒,就半夜绕着二环开车。

后来在很多人的帮忙下慢慢变得好一点,也搞明白了这个事情,就重新找回了本身的乐趣。于是坚持下来,最后感觉反而游刃有余多了。而且我也发现二环半夜还会经常堵车。

我不一定有机会和每个人当面道谢,但我确实是很想感谢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在这一年里对我个人提供的能量。最重要的,还是稍微更明白了一点自己是谁、想去哪里。这是长期的能量之源,世界是美好的,来年也会更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