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关于宠物的一些遐想

昨天晚上把猫窝装修了一下。本来在顶上随手写了一行字的,“每只猫都有自己的窝”。今天payaya同学说这不对,不是每只猫都有窝。想想也是,毕竟北大里面也是流浪猫居多的,于是涂掉了。

当然我在写那句话的时候潜意识里是认为猫是应该有一个窝的,但是看看北大里面的那些流浪猫,虽说风餐露宿夜里趴在暖气管下面睡觉在我看来是艰苦了点,并且我相信我一定不能忍受那么长时间不剪毛,可眼瞅着它们一个个被诸位善长仁翁喂得肥肥白白,怎能让人不生羡慕之情。再说一般人眼里猫应该是具有某种特立独行的作风的,有没有窝似乎还真不那么重要。可见我并不具备某种猫的基本特质。

闲聊时有人说做个宠物其实也挺好的,“即使在外面玩疯了,玩累了,脏兮兮丑死了的时候,也有个主人等你回家,给你洗澡,一如既往的把你抱在怀里,嘘寒问暖……”以失去自我为代价,便能换来宠爱与衣食无忧,就像电影里头发竖起来的那位阿姨许下的命运一样,有时候确实能让人心向往之。

但我们毕竟不是动物。即使有人宠着你爱着你吧,也不能把自己的一切寄托在另外一个虚无飘渺的人身上。宠物不用考虑自己的未来,不用考虑一切宏大的主题,它的世界里的一切都由主人安排妥当,这当然很好;但当哪天宠物不再光鲜动人,谁又能保证不被主人一脚揣出家门呢。人亦如此,失去自我,即使一生安稳,到头来又会不会觉得空虚呢?

扯得远了点。大三了,该开始考虑前途,不能再摇摆不定了。我自以为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都是颇为独立的,但认真想想其实也不过是沿着惯性顺着一条既定的路线走下来而已,循规蹈矩。祖先当了几千年的奴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当今天我们面前突然多了很多条路并让你自己选择的时候,反而不习惯起来了。

有保物院的师兄曾经悲悲的说,一辈子就这样了,读完博士再留校任教,似乎一眼能看到四十年后的自己。又突然想到那时构想的某个虚拟人物,从华师附中附幼到华师附小再到附中,读完华师再到附中任教,那将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只是这个“有意思”,徒增谈笑的谈资而已。

猫若是有窝,除了每天玩玩毛线团以外估计也没啥别的出息。就写这么多吧,该睡了。

]]>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