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我与猫猫

中午外头买猫粮回来, 发现楼底下停着的 “永久” 没了, 看来还是没有逃过一劫.

又要坐 690 路公交车上班了…

很快国庆了, 下个月一直到年底也没有多少时间在北京, 还是先不买车了.

既然讲到了猫粮那就谈谈我的猫吧. 下面是一张最近拍的性感照片:

上周带去打狂犬病疫苗的时候称了一下, 比大约一个月前重了一斤, 有五斤了. 据说这么大的猫算是成猫了, 于是开始给它喂成猫猫粮. 也不知道喂的份量是不是合适, 反正它吃完了东西还是继续朝我抖尾巴叫.

有时候我会给它作思想工作:

“猫猫啊猫猫, 你是不是想吃肉?”
“喵…”
“猫猫啊猫猫, 咱家没钱给你买肉吃啊… 这年头猪肉都要比你贵啦…”
“喵…”
“猫猫啊猫猫, 要不下辈子你找个好人家, 那就天天有肉吃啦.”
“喵…呜…”
“但是像你这样的杂种猫一般好人家不要的…”
猫猫掩面跑开.

昨天晚上目睹它千辛万苦地抓了只苍蝇并且吃掉了, 不由得让我怀疑它是不是真的饿着了. 我怀疑家里的蟑螂是不是也都被它吃光光了.

有时候我也会看着它猜想它的身世到底如何, 为什么会在那个晚上蹲在我家门口. 它的前任主人叫它什么名字? 给它喂啥吃? 它妈妈长啥样? 它妈妈是黑猫呢还是它爸爸是黑猫? 白天我不在的时候它是不是会像妖精一样现出原型, 变成…黑猫警长? 专门吃苍蝇的猫怪兽? 或者变成一只黑白相间的枕头也行, 一只毛茸茸的枕头.

发挥想象力就好, 凭什么变身一定要像卡通里面那样变成有杀伤力的东西.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