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窝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Whitaker,一名假药贩子 ,建立了一个号称从墨西哥向美国本土邮寄壮阳药的网站,希望通过 AdWords 购买 Google 的关键词广告。Google 的自动审核系统拒绝了他,但 Google 的销售团队却手把手地教他如何修改网站,绕过 Google 的审核系统,然后再慢慢把那些更露骨的药品广告加回来,顺利投放。堕胎药、壮阳药……Whitaker 在三个月的时间中不断重复这个过程,建立了数十个露骨得不能再露骨的假药网站——巨大的购买按钮、免处方保证、非法药品——然而 Google 分布在全球各地的销售团队却从不过问,获得了 20 万美元的收入。

这是个发生在美国的真实故事。特别之处是,Whitaker 的后台老板是美国政府。Whitaker 是一位被判刑 65 年、极其渴望戴罪立功重获自由的诈骗犯,正在监禁中帮助美国政府收集 Google 正在系统性地违反法律的证据。三个月调查结束时,调查人员以 Whitaker 家人的名义给 Google 的销售代表们发了封邮件,告诉他们 Whitaker 在一个事故中不幸身亡。Google 的销售代表们有些送来了鲜花,有些则更关心会不会有人接替 Whitaker 的事业,继续投放广告。

2011 年 8 月,Google 宣布和美国政府达成和解,支付 5 亿美元了结此事,大约占当季利润的 1/5。华尔街日报报道,该案的检察官声称,「从我们看到的证据和访问的证人来看,Larry Page 很清楚 (他的手下) 正在做什么。」

这个精彩的故事刊登在 2013 年 5 月 Wired 杂志上,非常长,我当时是在一班从美国西岸飞向东岸的航班上看完的。这周重新想起这个故事,自然有着时下的相关性,但也仅仅是话题相关 —— Google 的「黑历史」没办法将百度的所作所为合理化。

也许得不到的东西是更好的,当我们想骂百度的时候,总会将 Google 幻想为一个完美无缺的替代品。曾经还有个段子说,「当百度忙着送外卖的时候,Google 却在忙着研究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暂且不说送外卖其实很重要、百度也在研究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如果你在硅谷的马路上闲逛,很有可能会看到 Google Express 的送货小车,那也是送外卖。也许让这件事情显得更高大上一些的,只不过是 Google 不用两轮电动车送外卖,用的是紧凑型两厢轿车罢了。

曾经在 Google 工作三年,也是 Google 激发我进入了互联网行业,我至今还是非常喜欢 Google。但我同样不希望,我们国内的从业者在这身上放许多不切实际的期望。我相信 Larry 有着宏大的目标,我也不认为 Robin 一定就没有;只是即使是 Larry,假如没有这 5 亿美元的罚款,恐怕 Google 到今天也在继续卖假药广告。Google 也许是一个道德水准显著高于平均水平的公司,但也不是救世主。

马克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正如有人所测试的,在 Google 上用中文搜索疾病,虽然确实没有广告,但排名靠前的结果,在各路 SEO 神通的努力下,也还是蛮可疑的。搜索引擎的切换成本极低,国内虽然没有 Google,除了百度以外,还有 360、搜狗、神马和必应。如果这真的是一个那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看起来在过去几年中,市场手段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如果其中的一家用无医疗广告来做卖点,能吸引用户吗?是的,2012 年 360 搜索上线是主打「绿色」和「干净」,特别强调不做医疗广告,但又偷偷开始卖了,然后最近又凑热闹宣布停止售卖了。这正好说明,无医疗广告并没有帮助 360 搜索获取更大的市场份额。

用户的每一个点击都在塑造从业者的选择。我们批评百度的医疗广告,但我们仍然继续使用百度。从百度的角度来看,也许根本不认为自己因此受到了什么损失,如果没有强大的内部自律和外部监管,何乐而不为呢?类似地,大家说自己讨厌庸俗的资讯应用,然而却管不住自己的双手,这些应用都有着惊人的停留时长和活跃度。另一方面,那些「更在意」的、对内容和信息品质要求更高的用户,他们不点广告、不玩游戏、不看直播、也不愿意直接付钱买产品,知道怎么下载盗版,而且动不动就开骂——除非价值观特别坚定,否则谁会愿意服务他们?换句话说,中国从业者口耳相传的经验是,提升内容和信息品质的投资并不会有好的投资回报;而且,再怎么努力,这些人说一句「国内的应用我从来不用」就可以让你哑口无言。

我们当然有权利要求获得更高品质的服务。幸运的是,我觉得这股力量正在变得越来越强。今天对百度的批评放在五年前,也许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响。这是乐观的一面,说明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渐渐对自己使用什么服务、对自己获得什么样的内容和信息的品质有了更高的要求。而现在也越来越多方法让这些用户掏钱,比如,直接卖东西给他们。只有越来越多用户追求更高质量的内容和信息,并且愿意为之付费,中文互联网的质量才有可能慢慢变得更高。

这么说可能会有些「这届人民不行」的误会。但事实是,除了我们祈祷更多有价值观、有底线的企业出现以外,这恐怕是普通人能做的最好的事情,羡慕别人能用 Google 是这里面最无力和犬儒的想法。

不可否认,Google 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它在很多领域仍然承载着用户对互联网最美好和最狂野的梦想,但这可能还不足够。

2010 年的时候,希拉里曾经就中国互联网发表过一次演讲,当时 Twitter 中文圈非常兴奋。而我当时脑子里面只有国际歌的这段歌词: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